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8章 本王问的是这个谢姑娘

谢雨柔这个时候虽然还不如后来那么心狠手辣心机深沉,倒也已经被袁筝培养的八面玲珑,很快就把周边一圈的贵妇哄的喜笑颜开,眼瞅着众多的人都在夸她,很快风就吹到了国公夫人那边。

京圈本就沾亲带故的,国公夫人的娘家和袁筝娘家的关系倒也算是不错,这会儿国公夫人见谢雨柔姿容出众,形容举止自然大方,便又添了不少好感,正想拉着谢雨柔说说话,便听下人通传说楚王到了。

众女听闻这个消息一个个面上都露出喜色,唯独谢雨柔最能装,依旧还是淡淡的,只有谢扶摇注意到她一双手暗暗捏成了拳头。

本来这种都是女眷的聚会男子是不能进来的,不过今日既然是为楚王相看未来王妃,那他自己亲自过来挑一挑也是没问题的,众女也都想趁此机会光明正大的一睹楚王风采。

“是本王来迟了,外祖母不恼,本王也该自罚三杯。”随着一声爽朗清明的声音,卫景曜从屏风后绕出来,一袭白衣长身玉立,刹那间连日月星辉都失了颜色,他眸中带笑,目光扫过之处的姑娘纷纷红了脸蛋。

谢扶摇淡淡低头喝茶,悠然世外的样子仿佛眼前这一切与她无关一样。

卫景曜潇洒自如的先喝了三杯酒,立马便注意到谢扶摇这番格格不入的样子,只觉得有趣,故意冲着她道:“谢姑娘,对这茶可还满意?”

国公府拿出来待客的茶哪有让人不满意的,这不摆明了没话找话。

谢雨柔只当他在同自己说话,心下大喜,动作极快的站起来,未语人先羞:“王爷,这茶可……”

卫景曜却不给她留面子,打断她道:“本王问的是这位谢姑娘。”

谢雨柔当场愣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若不是众目睽睽的看着,她绝不会给谢扶摇半点好脸色。

谢扶摇一口茶差点喷了,他这是给自己出气呢?他躲在她被子里那天,大房身边的人态度强硬的要搜查她屋子,险些给他搜出来,他八成是记恨上了,如今遇着大房的人,直接当众给人一个下不来台。

算是报复一下。

可他要出气也就算了,为何拉上她当枪使,谢扶摇甚是无语,她不用看都能想象到大房母女此时脸上的精彩定然同染料铺子一般。

她放下茶杯,低眉顺眼站起来道:“王爷,臣女不懂茶,让王爷失望了,若王爷想谈论品茗之道,臣女这位三姐姐才是上好人选,琴棋书画无一不精。”

不等旁人接茬,谢扶摇就接着道:“臣女姐姐水墨舞乃京城一绝,平日里臣女也无缘一见,今日臣女斗胆,想借着王爷的名头,请姐姐舞上一曲,也好让臣女开开眼界,不知王爷可准否?”

她谢雨柔不是想要出风头的机会么?那就给她。

谢扶摇说完抬头巴巴的瞅着卫景曜,不知为何,两人明明才只见过两次面,卫景曜却读懂了她眼中的意思,虽然对这水墨舞毫无兴趣,却还是一挥手,“准了!”

谢雨柔暗中松了口气,谢扶摇总算说了句人话,她对自己的水墨舞极其自信,若今日能献舞一曲,不仅缓解了方才的尴尬,还能再楚王面前一展风姿,若能博了他青眼,那这楚王妃她可就做定了。

当下有下人抬了屏风和笔墨上来,这水墨舞的精妙之处就在于起舞之时把书法作于凭风之上,不光人要舞姿曼妙,书法也要精专,二者缺一不可,比单纯献舞一曲难多了。

谢扶摇重新坐下,一面喝茶一面等着看戏,这会儿越是张扬,待会儿就越是丢人。

回想前世自己胸无城府,爹娘又都不在身边,袁筝倒也没少领着她出门吃酒,却每每在袁筝的算计之下当众出丑,名声差到了极点,袁筝会捧杀她,她便不会捧杀谢雨柔吗?

正想着,谢雨柔已然入场翩翩起舞,屏风后头身姿曼妙的女子甩着水袖柔情婉转,如仙子下凡一般不可亵渎,只一个开场,便已惊艳四座。

谢扶摇眼中浮上几分嘲讽,今日如此卖力的在卫景曜面前表现,若是知道将来有朝一日最终要嫁给卫峥,不知她心中又做何感想?

察觉到一道目光正盯在自己身上,谢扶摇转脸看去,刚好对上卫景曜那双透着玩世不恭的眸子。

这女子小狐狸一样的神色被他全然尽收眼底,他虽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总觉得有趣,长日无聊,玩玩倒也无妨。

这时,却听众人惊呼一声……

只见那屏风上已然落下了第一笔,笔锋刚劲有力,紧接着第二笔第三笔跟着落下,而落笔之人舞姿丝毫未曾停顿,或飞身旋转,或踢腿弯腰,动作极其复杂。

再看屏风上已经写好了一个龙字,端的是走笔游龙,写的十分漂亮。

众人纷纷喝彩,水墨舞果然名不虚传。

谢雨柔仿佛得了鼓励一般,竟然从屏风后转出来,舞姿不停,再度手起笔落,写了个飞字,笔划照旧潇洒飘逸。

众人还未来得及再度叫好,谢雨柔却忽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出来,这当真是大煞风景,大家都愣了一下。

谢雨柔却停不下来,一个接一个喷嚏打个没完,场上安静的只听见谢雨柔捂着口鼻阿嚏阿嚏之声不断,手里的笔也掉到地上,全然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袁筝脸上骤然变色,谢雨柔仓皇狼狈的样子,鼻中喷出污秽之物,尽数染到了袖子上,方才那仙气飘飘的形象全然毁了,有人甚至转过脸去说了声“不堪入目”。

国公夫人的脸色也不好了,站起来怒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日可是大好的日子,若身体抱恙大可不必这般逞强,平白扫了大家的兴致!”

谢雨柔被喷嚏缠的说不出话来,袁筝急忙跪下赔罪:“是妾身的不是,小女抱恙,妾身这个做娘的也没能及时发现,这才扫了国公夫人的兴致,还请国公夫人赎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