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59章 双面绣

“多谢八妹!”谢冬琦接过紫玉手里的盒子,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谢雨柔眼神中却是藏不住的嫉妒,原本以为自己送出的金步摇,已使艳压群芳。

没想到,谢扶摇出手更是阔绰,只是给谢冬琦当生日礼物,就随随便便送了一颗夜明珠

明明就是一个庶子生的女儿,竟比自己这个大房长女,活的还要尊贵,真是可恨。

不过更加嫉妒的却是何氏,望着那颗晶莹剔透的夜明珠,何氏恨不得现在就把它从谢冬琦的手里抢过来。

谢扶摇这个死丫头,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不早点给自己。

倒不是谢扶摇不舍得给她,而是知道她平日里偏爱金银,便下意识觉得她不会喜欢夜明珠之类的东西。

“四丫头年纪还小,这夜明珠如此贵重……”

“这夜明珠如此贵重,琦姐儿快快收起来,要是不小心磕坏了,可就辜负小八的一番心意了。”吴珊抢先说道,

吴珊撇了一眼自家婆母,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送的礼不好也就算了,还想抢别人送的。

何氏被噎了一下,神情有些不悦,事已至此她也不好再开口。

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个长辈,怎么能明能明目张胆的给小辈儿争东西呢。

就在众人谈话间,门外又走进了两个姑娘,谢雨玲和谢冬茹。

她们二人都是庶出,平日里请安的时候也不过是跟在袁筝和吴珊的身后,不怎么说话。

上一世的时候,谢扶摇一心只巴结谢雨柔,当然没有注意过这两个庶出的姐姐。

“四姐姐,今日是你的生辰,我也没有什么好的礼物,这件衣服是我亲手缝制的,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谢雨玲望了一眼身后的桐芷,桐芷立刻将手中托盘的红布掀开,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件碧色罗裙。

妙姨娘并不受宠,受尽了大房的欺压,再加上袁筝的刻意为之,谢雨玲娘俩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所以这裙子的料子,只能算得上是中等。

可是裙子上所绣的牡丹花纹,却是技法高超,谢扶摇眼波流转,往事的回忆一点一点的涌上心头。

“娘,你好厉害啊,绣的牡丹花竟然是两面的。”

“傻孩子,这是双面绣,自然是两面都有了。”

“双面绣,这是什么?”

“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到时候娘会亲手教你的。”

华锦素的手抚向了谢扶摇的头发,眼神之中极尽温柔,只可惜,谢扶摇长大了,可是娘亲却不在了。

谢冬琦知道谢雨玲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不过送自己做的衣服也未免太寒酸了些,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穿过这么差的布料,谢雨玲还当宝贝一样送给自己,真是可笑。

原本谢冬琦想要挖苦几句,这时候谢扶摇却突然开口了。

“早就听闻五姐姐绣工了得,如今亲眼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牡丹针法细腻,绣工匀整,栩栩如生,尤其是这双面绣的针法,更是难得。”

谢雨玲微微一怔,她没有想到谢扶摇竟然会主动和自己搭话。

看她的神情并不是对自己的客套,可见是真心真意的喜欢自己的刺绣。

“牡丹是富贵之花,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是雍容华贵之姿,也只有双面绣的针法才能衬得起它。”谢雨玲为人实诚,说话了也不绕弯子。

牡丹是富贵之花吗……

谢扶摇有些出神,娘亲也曾经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只可惜,娘亲的一生并没有牡丹那般富贵,虽有万贯家财,可是年纪轻轻便暴病而亡,留给自己的,也就只有那副牡丹刺绣了。

谢雨玲见谢扶摇盯着牡丹,看了半天没有说话,便以为她是喜欢自己的刺绣,不好意思开口。

于是便大方的说道,“八妹妹若是喜欢的话,改天我再给八妹妹做一身便是了。”

望着谢雨玲真挚的眸子,谢扶摇这才回过神来,“如此甚好,麻烦五姐姐了。”

两个人聊得十分的投机,谢冬琦没有办法插话,也不想当众扫了谢扶摇的面子,只能将自己的不满埋在心底。

她一脸嫌弃的扯了扯眼前的衣服,分明普通的很,哪有谢扶摇夸奖的那么好。

谢冬琦摆了摆手,宛桔并收下衣服站在了后面。

跟两个人聊得差不多的,谢冬茹才弱弱的走上前去,羞羞答答的拿出了一个荷包。

“四姐姐,这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

谢冬琦一贯看不上谢冬茹,总觉得她有一种小家子气的穷酸像,如今看到她这副扭捏的样子,心里更是厌恶。

“七妹妹半天不拿出来,我当是给我送给我什么好东西呢?原来就是一个荷包呀。”谢冬琦故意挖苦道。

“我……我……”谢冬茹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谢冬茹本来就穷,有什么好东西,全都让谢冬琦给夺走了,自己所拥有的也不过是她不要了施舍给自己的。

虽然这个荷包不值什么钱,可也是谢冬茹攒了一个多月的零花钱,才攒够的,没想到换来的只是谢冬琦的讽刺。

“四妹妹,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七妹妹的一番心意,你这么说多伤她的心呀。”谢雨柔轻声劝道。

这句话对谢冬茹来说简直是救命稻草,那双看向谢雨柔的眸子里满是感谢。

可谢雨柔这番言语并非是为了帮谢冬茹,只是为了在众人面前树立自己贤良淑德的形象而已。

至于这番话,会不会上谢冬琦说出的难听的话,谢雨柔根本就不在乎。

谢冬琦有些不满伸手夺过谢冬茹手中的荷包,放在手里把玩着,却没想到里面竟然什么也没有。

“呦,这荷包还是空的。”谢冬琦故意提高的音量,这句话让谢冬茹羞得满脸通红。

本来谢冬茹是想要弄一些干了的菊花放进去的,可是又怕谢冬琦嫌弃。

所幸就送了一个空的荷包,这样的话她就可以按自己的心意,放想放的香料了。

谢冬琦把刚才憋着的气,一股脑全部都撒在了谢冬茹的身上,见她半天没有说话,谢冬琦的火气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