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57章 你也看不出来

紫云说着,从紫玉的手中拿过点心,掰成两半,凑到鼻子间细细的嗅了嗅。

虽然这个点心有着浓郁的果香味,可是仔细分辨,还是可以发现,里面还夹杂着几分其他气味,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小姐,这个点心有问题。”紫云微微皱眉道。

这种气味对于紫云来说十分的陌生,纵使她从小泡在香料里面,也无法判断这股气味究竟属于什么。

“什么!”听到这话,紫玉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着,自己刚才可是差点亲手把这点心送到小姐的口中。

“二夫人她怎么敢?”紫玉有些慌张,“小姐,我们现在来怎么办?”

紫玉原本只觉得大夫人和二夫人只是明面上欺负小姐,却没想到她们竟然如此大胆,会直接下此毒手,一时间只觉得脊背发凉。

看着紫玉的神情,谢扶摇不禁想起了前世的自己,若是当时自己只晓得这件事情,我怕也和紫玉一样慌张吧。

只不过现在的谢扶摇,早就没有了当年的软弱可欺。

“紫玉,你去把上次剩的药渣取过来。”谢扶摇冷静的吩咐道。

上次是大夫人的药,这次是二夫人的点心,她们还真是看得起自己,费尽心机的想要了自己的命。

紫玉立刻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一路小跑了出去,不过半刻的功夫,便将药包放到了紫云的手上。

紫玉一手拿着药渣,一手拿着点心,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怎么样,发现什么了吗?”谢扶摇一脸认真的看着紫玉。

用毒的人十分谨慎,加入的分量并不多,仅存的一丝气味也是若有若无。

若不是紫云的嗅觉超出常人,恐怕也无法看出端倪。

“小姐,这气味太微弱了,我也不能确定是什么。”紫玉闭上眼睛细细的嗅着。

“不过凭我的直觉,我感觉它们是应该是同一种物质,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我拿回去给我爹再看一下吧。”

“这样也好,我明天亲自去一趟心草堂,顺便带点常用的药回来,以备不时之需。”

谢扶摇的神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内心却早已翻江倒海。

看着谢扶摇单薄的身子,紫玉不禁有些忧心,还好有紫云在小姐的身边。

不然这一次,恐怕自己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姐出事了,这么想着,紫玉对待紫云,也更加亲厚了许多。

“二夫人也太过分了,小姐都已经帮了四小姐,她还如此心狠手辣。”紫云不免为谢扶摇鸣不平。

“我就知道,这些日子的平静绝非偶然,没想到狂风暴雨来得如此之快,让人措手不及,她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她?”紫玉恍然大悟道,“小姐指的是大夫人?”

“我费心费力的帮谢冬琦下帖子,二夫人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轻易翻脸,想必是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借刀杀人一贯不是大夫人最常用的手段吗?”

谢扶摇的眼神中透出了无尽的黑暗,这黑暗,在一点点吞噬着自己的理智,让人有的杀人的冲动。

原本以为自己的善意能够换来大家的和气,可是得到的却只是胸口明晃晃的一刀。

“这么看来,上次的事情应该也是大夫人暗中指使了,二夫人只是那把杀人的刀。”

紫玉能够感觉得到谢扶摇的变化,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小姐的身边。

“是人又如何,是刀又如何,坏人就算愚蠢也改变不了她做了坏事的事实,她敢亲手做下,就该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

谢扶摇神色清冷,露出若有若无的杀意。

她们今日对自己所做的的一切,是如此的轻车熟路,想必多年以前,就已经实验过了。

母亲的死和她们绝对脱不了关系,有人是幕后操作的那只手,有人是暗中执行那把刀。

我谢扶摇对天发誓,无论是谁,都让她血债血偿!

“你们今天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看着紫玉和紫云担忧的神色,谢扶摇又恢复了那副平静的面容。

躺在床上,谢扶摇一夜无眠,不知怎的脑海中总是出现自己小时候的画面,翻来覆去,挥之不去。

谢府的人已经习惯了谢扶摇经常性的出门,所以也并未放在心上。

心草堂的伙计十分的勤快,一大清早便已经忙碌了起来,虽然眼下店子里还没有客人,不过却没有任何人偷懒。

对于紫云的到来,黄天成难免热泪盈眶,虽然黄天成只是一个大夫,可是对这个女儿却是额外的宠爱。

紫云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离开过他身边,这次紫云到谢扶摇身边做丫鬟,也是紫云自己的决定,黄天成不免有些思念。

谢扶摇理解他们的妇女情深,也很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

上一世的时候,父亲多半的时间都在外打仗,和自己并没有太深的情感。

而这一世,从重生到现在,自己却连父亲的面还都没有见到过。

“好啦,爹,小姐今天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问您的。”见谢扶摇还在后面等着,紫云有些不好意思。

“少东家莫怪,是老朽失礼了。”黄天成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冲着谢扶摇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既然是重要的事情,就要找一个清静的所在,这里人多眼杂,不是谈事情的好地方。

“少东家有时尽管开口,若是有老朽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万死不辞。”黄天成见谢扶摇神色凝重,毫无退缩道。

“万死不辞倒谈不上,我有一物想请黄老先生一看。”

谢扶摇使了个眼色,紫玉便打开了包袱,将里面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黄天成一会捋捋胡子,一会摇摇头,神情十分的纠结。

过了半晌,才缓缓地开口说道,“老朽才疏学浅,并没有看出这二者之中究竟有何药物?”

“爹,你在这里看了半天,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新的见解呢,结果还不是和我一样。”

一直在后面提着口气的紫云,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弄得黄天成有些尴尬。

“不管怎样,还是多谢黄老先生了。”谢扶摇的礼数十分周到。

她们究竟在这里面放了什么东西?竟然连黄大夫也看不出,看来这件事情只能就此作罢,日后再慢慢调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