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55章 挑拨离间

谢冬琦满脸通红,像是一只煮熟了的龙虾,因为心虚的缘故,眼神之间有些躲闪。

迫于面子,还是嘴硬道,“是小八下的帖子又能怎么样,不就是一个安平县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我娘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谢雨柔眼波微转,看着面前人的反应满意的笑了笑,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蠢,这么容易就上钩了。

“是是是……我就这么一说,妹妹也别吃心,只有一些话,我可是得提醒妹妹。”

“什么话?三姐姐只管说就是。”谢冬琦迫不及待的道,想要赶紧转移这个话题。

谢雨柔扯了扯嘴角,眼神之中的笑意更浓了。

“妹妹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以前你们二房对她算是各种苛刻,难免会心生怨恨,现在她成了县主,又怎么会真心帮你们?”

“她敢不帮,就算她是安平县主,也一样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生活,要是她不听话,我们照样像以前一样收拾她。”

谢冬琦满脸得意,像是在急于澄清,自己并不是靠着谢扶摇的势力,而是谢扶摇上赶着巴结自己。

“妹妹呀,我看你就是太单纯了,为了生存,明面上谢扶摇定不会和二房撕破脸面,可谁能保证她会不会暗地里做些什么。”

谢雨柔看着谢冬琦渐渐沉下来的脸,继续添油加醋。

“过几天,可就是妹妹的生辰,谢扶摇若是趁机在寿宴动了什么手脚,那妹妹岂不是要在王孙大臣女眷的面前颜面扫地了。”

谢冬琦用她不太灵光的脑袋,细细品味着这番话,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谢雨柔说的也不无道理。

从小到大谢扶摇不知受了自己多少欺辱,如今她翻了身,不报复也就算了怎么可能还会真心帮自己。

说不定现在正在背后默默打着什么小算盘,想要算计自己,可怜自己和母亲还被她苦苦蒙蔽。

想到这里,谢冬琦心中的愤怒,毫无保留的全都表现在了脸上。

很好,要得就是这种表情,也不枉自己特地跑过来和她说这些。

果然,依旧还是那颗好用的棋子,谢雨柔勾了勾嘴角。

“好妹妹,我同你说这些话,不过是觉得我们之间亲厚,若是换了旁人,我可不会费心费力的去提醒了。”

谢冬琦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谢雨柔抛下了她最后一句诛心之言。

“说到底这件事也与我无关,姐姐我就言尽于此,省得话说多了,倒要人家认为我是在挑拨离间。”

“怎……怎么会,三姐说笑了,那个,三姐,我娘找我有事,我得先走了……”

这番聊天,让谢冬琦感觉丢人丢到了家,自己实在是太蠢了,被谢扶摇算计,还在沾沾自喜。

看着谢冬琦慌张的背影,谢雨柔收起了笑意,眼神深邃。

水云院。

雕花的镂空窗台边,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妇人,斑驳的阳光透过窗桕,洒在两人精剪细裁的华服上。

“你特地跑来和我说这些做什么,莫不是因为和小八斗法输了,特地来拉拢我们二房。”

坐在右边的妇人得意洋洋道,她没有抬头,继续为谢冬琦缝制着生辰之日要穿的新衣,一针一线都额外的仔细。

吴姗的话中尽是挖苦,眼神中也不免有嘲讽之色,不过袁筝并不在意,她很清楚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拉拢你们?哈哈哈……弟妹的话,还真是有意思,难不成,你还真把小八当成盟友了。”

“就算不是盟友,小八对我们二房的态度也要比对你好的多,孰重孰轻,你也该在心里掂量掂量。”

吴姗心中有些忐忑,因为吃不准袁筝的意思,只是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弟妹,你可别忘了,你们二房对小八做的事情,可不比我们少。”

袁筝轻飘飘的一句话彻底打乱了吴姗的心房,手中的银针一歪,手指处顿时冒出了一颗晶莹的血珠。

吴姗吃痛的将手指放入口中,回忆着以前对谢扶摇的所作所为。

袁筝虽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她的话却没有说错,谢扶摇以前受了那么多欺辱,真的会真心帮助二房吗。

“弟妹,小八对你们的态度的确要好一些,可是你不妨动动脑子仔细想想,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难道就因为你那几句不咸不淡,不亲不近的客套话吗,小八没有那么傻。”

袁筝摆出当家主母的风范,大有一番说教的意思。

“她这么做,不过就是为了先稳住你们,好专心致志的对付我罢了,一旦大房完了,你们二房,也不过是唇亡齿寒,到时候整个谢家的家业可全都要落在三弟那个庶子头上了,你的一儿一女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耳边袁筝的话一点点叩击着吴姗心房最软弱的地方。

“好好想想吧,我们才是盟友,不要被一时的小恩小惠冲昏了头脑,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你少吓唬我,小八一个丫头片子,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她不过就是想对付你,你少扯上我。”

吴姗颤抖的双手,并没有逃过袁筝的眼睛,不过是一个纸老虎装什么大王,袁筝不紧不慢的继续分析着利弊。

“等小八翅膀硬了,我们都不会好过,不妨趁着她根基未稳先下手为强。三房就只有小八这一个孩子,若是哪天她忽然有个不测,那三房的财产……”

看着吴姗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光芒,袁筝故意停顿了一下。

“我倒是没什么,关键是你,小四的嫁妆钱你还没攒够吧,这十里红妆可全都是要用钱铺出来的。”

吴姗咽了口唾沫,稳定了一下神色,“你别打这歪主意了,三弟现在早已今非昔比。要是小八出了事,三弟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要是这件事闹大了,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袁筝轻抿了一口茶,说了那么多,口中难免有些干涩。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这生老病死本就是人间常事,小八她娘不就是病死的……”

吴姗打了一个冷颤,和煦的微风竟让她感到一丝凉意。

此时,袁筝突然紧紧的握住了吴姗的手,冰凉的触感,出卖着这具身体的主人的真实感受。

“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不是也没人过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