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51章 暗桩

“这是我小姨母的茶楼,她约我过来坐坐。”

卫景曜哦了一声,端起一碗茶一饮而尽。

谢扶摇听着这一声哦的语气像是藏着什么话要说的样子,不禁问道:“王爷以为臣女为什么会来这里?”

卫景曜面不改色的看着台子上的说书先生道:“这又不是什么青楼楚馆,闲来无事来这里打发时光最正常不过了。”

他嘴上这般说,心里却不是这般想的,这茶楼也是京城里公子哥儿们约姑娘出来相会的好地方。

便是西齐男女大防严格,也挡不住有些纨绔哥儿打着诗词会友的幌子约了姑娘来茶楼坐坐,这里也算是上档次的地方,也算是正经,有心攀附权贵的姑娘自是不会拒绝。

不过这个嘛……如今她自己都身份尊贵了,她自然是不需要攀附权贵什么的了。

“还未来得及恭喜县主,县主大喜啊。”他举了杯冲着谢扶摇一个示意,也不等谢扶摇回应,自己先喝了。

“王爷这是在取笑我么?这县主是皇上看在家父的面子上抬举臣女罢了,也不是让臣女拿来炫耀的资本。”说完她也举杯意思了一下,心说这人成天装的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哪有以茶代酒自己先喝了的。

也不知道是装的久了就真的开始放荡不羁,还是他原本骨子里就是这样子的。

卫景曜却挺认真的样子:“你知道那账本里头的内容么?”

谢扶摇摇头:“我怎么会知道。”她倒是看了一眼,只不过没看懂,也没打算多看,“王爷忽然提起这个,可是那里头的东西有古怪?”

“太子也是红玉楼的常客,红玉楼这地方时常有达官显贵来往,若太子要同这些人谈事,没有比红玉楼更能让他明目张胆见这些人而不会让人起疑心的地方了。”

前世的时候最后太子下马就是和结党营私有关,皇帝到了这个年岁,最是多疑,他可以立太子,可以自己把皇位传给太子,可若是太子自己起了想要坐上龙椅的心思,那在皇帝眼里就是有了谋反之心了。

他才不会管你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正常。

“俏十娘在红玉楼最能帮我打听消息,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俏十娘是我的人。”

好端端的又说道俏十娘身上去,他说的倒是公事公办的口气,可谢扶摇听着怎么总觉得不是那个味,她觉得卫景曜在努力的撇清他和俏十娘的干系。

不过他为什么要同自己解释这些呢……只是自己想多了吧。

“以十娘的身份特殊,她想打听消息确实容易的很,不过王爷把账本还给了太子之后,太子岂不是会开始提防王爷?王爷费心伪装了自己这许多年,一夕作废,岂不可惜,日后做事可就不如从前方便了。”

卫景曜眼里多了几分诧异:“你这是在关心我?”

谢扶摇完全没想到他能这么问,一时间竟回答不上来,哪怕她不想承认,其实下意识的也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才会问这样的问题。

她觉得脸上有点烫,一颗心跳得飞快,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想,完全没道理。

这脸红的小模样落在卫景曜眼里,他似乎多了几分期待,说不定那张小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是他想听的。

只是谢扶摇嘴上自然是不会承认的,“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卫景曜听她这样说,眸子里又亮了几分,可谢扶摇还有下半句,“毕竟这事儿我承了王爷的情,如今和王爷又是合作关系,总不好对王爷不闻不问。”

卫景曜眸子里的光暗淡下去:“仅此而已?”

谢扶摇不敢去看他,急匆匆的点点头,端起茶来喝了一杯。

温润的茶水下肚,谢扶摇觉得舒服多了。

“本来也没什么,生在帝王家,就不会有人真的相信你完全对那个位子不感兴趣,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无所谓。”

他口气中掩饰不住的失望,还有些烦躁,也不知道生的是谁的气,她说的也有道理,两人之间确实只是合作关系罢了。

早知道今儿能在这里遇见她,就不在这个地方见俏十娘了,直接去红玉楼多好。

他正要开口,谢扶摇忽然道:“臣女今儿是和小姨母一起看戏的,出来的时候也不短了,再不回去小姨母该担心了,王爷,臣女先失陪。”

她起来福了个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卫景曜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再挽留就不合适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那道窈窕的身影消失在雕花门后头的时候,卫景曜彻底黑了脸,端起茶杯要喝,却发现杯子里空了,他干脆直接抓起茶壶对着嘴咕咚咕咚狠狠灌了几口,依旧觉得胸中一股火气下不去。

卫景曜这头毛躁,谢扶摇觉得自己更像是落荒而逃。

最近一阵子,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卫景曜打交道,谢扶摇总会生出一种,卫景曜看她的眼神不一样的错觉。

而且自己每每瞧见他,就会忍不住的去想之前他在浴桶里捏自己下巴的景况,这人的眼神总是带着一股子蛊惑人心的味道,让人着迷。

刚上楼从门缝里看见卫景曜和俏十娘呆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头竟然还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上辈子在男人身上吃的亏还不够多吗?

他对自己来说,只不过是个合作伙伴罢了,再无其他。

这么着,再回到华锦秀身边的时候,谢扶摇已经淡定了许多,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华锦秀刚回京不久,不知道俏十娘是红玉楼最有头脸的姑娘,只当是小姑娘见了面一起说说话,也没放在心上,还觉得如今谢扶摇有了朋友一起玩挺好的。

好过以前天天在府里一个人呆着,也没个伴。

谢扶摇道:“小姨母也不要总是想着操心我,您自己呢?”

这么多年了,华锦秀始终都是孤身一人,产业做的如此大,身边却没有个人能知冷知热的,前世里她就是一直这样孤独终老的,谢扶摇如今想起来倒是觉得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