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49章 俏十娘

紫云眼珠转转:“所以县主现在留着她,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

“大夫人还不知道她已经倒向我了,正好可以暂时做我的眼睛。”

梨清坊是个门面不小的茶楼,一楼大厅,都是散客,前头有个戏台子,或说书,或上折子戏,时时热闹,从未停止过。

二楼全都是雅间,冲着戏台子的方向开了窗,客人可以开窗看戏,也可以关窗谈话,两不耽误。

谢扶摇进了门,报给迎客的小二说自己姓谢,小二立马引着谢扶摇上了二楼,在前头带路,穿过长长的走廊,往华锦秀所在的雅间去。

路过一个雅间的时候,里头传出说话声,听着很熟悉, 谢扶摇心里一动,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偏巧那个雅间的门虚掩着,就这么一瞥之下,谢扶摇便瞧见了里头的境况。

果然是卫景曜。

他正咬着折扇靠在椅子上,满面不羁,带了些许的痞气,依旧还是他那一贯的玩世不恭的模样。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熟人,谢扶摇觉得有必要打个招呼,刚打算敲门,就听里头传出一阵女人的声音。

她瞧见一个绝色丽人靠在地板的小榻上,身段妖娆妩媚,说话时莺歌燕语,她一个女人听着都觉得骨头缝里发酥,可想而知男人是什么感受。

谢扶摇愣了一愣,显然这个时候她去敲门十分的不合适。

对啊,她怎么能忘了卫景曜一直都是个花丛浪子,他身边的红颜知己可不会少,此时人家带着红颜知己过来消磨时光,自己冒昧打扰总是不好的。

谢扶摇放下手,自嘲的笑笑,两人不过是合作关系,她便是有合作上的事情要说,又为什么非要选在别人放松玩乐的时候煞风景?

何况自己今天出来也就是来玩的。不如痛快的玩一场好了。

她便走了。

倒是里头那个绝色丽人瞧见了她在门外的举动,她从门缝里掠过的时候,卫景曜显然也瞧见她了。

丽人媚眼如丝,瞧着卫景曜的反应,又瞧瞧门外谢扶摇离开的方向,拿团扇挡住了半边脸柔若无骨的靠在小榻上,一双眼睛完成月牙儿,似是在笑。

谢扶摇到了雅间,华锦秀已经等了很久,见到她便高兴的很。

“县主可让我好等,如今身份大不一样了,架子也跟着大,从前你可不是这么不守时的人。”

华锦秀是个泼辣性子,既是谢扶摇小姨母,自己身份又高,断然不会因为谢扶摇如今成了县主就对她态度有所转变,还是一如从前。

谢扶摇一直也同华锦秀亲厚,见到她就觉得心情立刻放松了不少:“小姨母惯会取笑我,旁人不知道就算了,您还不知道我几斤几两么?”

华锦秀爽朗笑出声,招呼她坐了,让她尝尝新泡的茶。

谢扶摇端起来尝了一口,茶是好茶,只是略略有些苦。

“你年轻,怕是喝不惯这种茶,这茶是要慢慢回味才有味道的,初入口是苦了些,可后劲香气十足,你若是习惯了,也会慢慢喜欢上的。”

谢扶摇诧异看着她,以华锦秀的性子,断然说不出这么颇有深意的话来,这里又不是生意场,她同自己一直都是直来直去,有话就说的。

“小姨母,你有心事?”

华锦秀摇摇头说没有,却不看她,两眼盯着戏台子,心思也不像是在戏文上,一副出神的样子。

谢扶摇瞅了瞅戏台子上,正上一出白娘子传奇,戏文是改过的,白娘子后来死了,留下小青与许仙照顾儿子,那伶人身段窈窕,对着许仙喊姐夫,端的是把一个青蛇演到了极致。

这戏文……谢扶摇看了华锦秀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觉得有些抓不住思绪,便不再去想,专心看戏。

一出白娘子唱罢,华锦秀才又恢复了一贯泼辣的样子,同谢扶摇说了一阵子闲话,台子上换了个说书先生,楼底下客人也换了一拨,茶楼里氛围又变了一变。

两人正说到热切处,小二上来问道:“东家,有位姑娘请谢姑娘过去一叙。”

“谁?”

小二侧开身子让出视线,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谢扶摇一眼望过去,却是方才和卫景曜在一起的那个丽人,见谢扶摇望过来,丽人遥遥冲着她一笑,颇有善意。

谢扶摇不知道自己和她素不相识的,她找自己能做什么。

华锦秀问道:“你们认识?”

谢扶摇本想说不认识,可不知道为何,话到嘴边成了:“一个朋友,小姨母,我去去就回。”

华锦秀倒也不拦着,左右这是自己的地盘,她也放心,谢扶摇便去了。

这丽人生的当真是美艳至极,连女人看着都觉得美却又不会嫉妒的那种美艳,且她骨子里自有一股妩媚旖旎,又不会让人觉得俗气,眉眼间似乎有些异域风情,尤其是那双眼睛,细看时似时时在对你诉说着千言万语的模样。

“姑娘来了,请坐吧,奴家俏十娘,冒昧请姑娘前来,还请姑娘见谅。”

俏十娘声音当真是飞一般的动听,说起话来就像是在唱歌一样,不紧不慢十分婉转。

她自称奴家,谢扶摇便知道她是青楼女子,可瞧这气质,又不像是一般的风尘中人。

“姑娘方才见我同公子共处一室,怕是误会了我和公子了,公子虽是我恩客,却从未对奴家做过什么。”

俏十娘替谢扶摇沏了一杯茶,依旧还是那不紧不慢的语调。

谢扶摇瞧着她,总觉得哪怕此时她身后是战场万人厮杀,她也照样能巍然不动饮茶。

只是她说的话……像是一道钩子一样在谢扶摇心里头勾住了一块顶要紧的地方,拆也拆不开,这种被人戳中思绪的感觉让谢扶摇有些无所适从。

“王爷愿意同谁在一起,那也是王爷自己的事,和我并无关系。”

俏十娘笑了,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小牙,“姑娘这样说,公子怕是会不高兴的吧。”

谢扶摇几乎就要冲口而出,他高不高兴,与我无关,可话到嘴边,却被另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十娘算是我的手下,谢姑娘与她认识一下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