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47章 不过是个过场

袁筝还想说什么,谢扶摇已经吩咐人:“把秋菊送去京兆尹衙门,就说是我送去的人,让他们低调点审问。”

如今她是县主了,风头正盛,府里粗使婆子小厮有的是人要找机会巴结她,她一声令下,谁还管袁筝要说什么,马上就有人把秋菊带走了。

袁筝一口气憋在心口,脸色僵硬的不行。

谢雨柔看不下去了,面上带着笑,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刺:“妹妹如今好大威风啊,说是请母亲来帮忙处理这件事,最终不还是自己做主了?那今日妹妹找我母亲的意义何在呢?”

谢扶摇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毛病:“大伯母可是谢府掌家的大夫人,这事儿必须要经过大伯母手上的,可如今这刁奴不配合,大伯母又不好滥用死刑,唯一的办法就是交由官府处理了。三姐姐觉得我这样做不好吗?”

言下之意,让袁筝处理不过是看在她掌家人的面子上给她走个过场留个体面罢了,人家打心眼里就没打算在她手里出个结果。

谢雨柔哪里听不出来,脸上的笑意维持的艰难,转头就冲着何氏委屈道:“祖母,您瞧瞧,三妹妹如今主意也大了,母亲抚养她一场,眼下连这点主都不能做了么?”

“三姐姐说的哪里话,我瞧着大伯母动了怒,万一一怒之下对秋菊用刑,传出去对大伯母的名声也不好是不是?我这是念着大伯母的教导之恩,替大伯母考虑呢。祖母,咱国公府诰命夫人名声更要紧一些呢。”

何氏刚收了她的好处,这会儿又被她一番忽悠,想着到底袁筝是老大媳妇,若是袁筝名声坏了那一定是会带累老大的。

秋菊左不过也是明心苑一个使唤丫头,就算闹起来,丢人的也是三房而不是大房,既然不会触及到儿子的利益,其他的何氏压根不打算理会。

“小八说的也有道理,老大媳妇,这事儿就这么办吧,你手里事情也多,不必要为了一个手脚不干净的刁奴费心思。三姐儿,你也少说两句。”

这话听在袁筝母女耳朵里,就是要维护谢扶摇的意思了。

两人意外,却又不好当面驳了何氏的脸面,只能忍气吞声的应了,一抬头又对上谢扶摇得意的眼神,气的人牙根痒痒。

吴珊一直坐山观虎斗,全程没出过声儿,就这么静悄悄的看着大房和三房斗法,最后眼瞅着居然是三房占了上风,实在是意外的很。

她眼珠子转了转,依旧没出声,不过心里却有了点想法。

平日里最是叽叽喳喳的人,今儿这般安静,袁筝瞧了吴珊一眼,把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心知肚明却也不说破。

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大房二房的人都走了,谢扶摇留在了宁寿堂和何氏套近乎,倒不是她多畏惧何氏,如今何氏终归还是她父亲的嫡母,她父亲不在跟前尽孝,她总也要做到让人没话说。

哄的何氏开心了,日后谢萧晟回了府,许多事情上都方便些。

没两日功夫,京兆尹衙门上传来消息,说秋菊终于吐口了,来人还送了一份供词来给谢扶摇,谢扶摇看都没看一眼挥挥手让紫玉送去宁寿堂给何氏过目。

何氏看完供词勃然大怒,把袁筝母女叫了来,劈头将供词那张纸扔在了谢雨柔脸上。

“你自己瞧瞧你做下的好事!”何氏指着谢雨柔气的手都在抖,“平日里我是白疼你了,你堂堂一个国公府嫡出小姐,竟然做出这种事来!国公府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

谢雨柔不明所以,拿起那供词扫了一遍,赫然发现这上头字字句句都指向她,秋菊居然说是她指使的她去偷谢扶摇的东西,还说的头头是道。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根本就是谢扶摇故意的,故意把秋菊送去京兆尹,故意让秋菊指摘自己,事情不会闹大,可她却要吃个哑巴亏,有苦说不出的那种。

谢雨柔扑通一声给何氏跪下了:“祖母,孙女儿冤枉!这根本就不是孙女指使的,根本就是秋菊胡乱攀咬!”

她有些不明白,明明已经控制了秋菊的父母,为何秋菊还敢在京兆尹胡乱攀咬?她就不怕牵连她父母吗?

同样的疑问,袁筝也想不明白,母女俩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眼下又不能做什么,只能保持镇定,见机行事。

何氏道:“攀咬你,为什么这刁奴不攀咬别人,单单就攀咬你?”

“祖母,您一向是最疼我的,为何此时却宁愿相信小八不肯相信孙女儿了?”

她避而不谈秋菊为什么攀咬她的问题,只和何氏打感情牌,可何氏是个趋利避害的人,平日里无事的时候疼谢雨柔,那是因为谢雨柔是她最喜爱的儿子谢萧然生的。

府里的嫡女好生疼着养大了,将来的涌出无非也就是送去联姻罢了。

如今谢扶摇风头正劲,谢雨柔却在这个当口上招惹她,何氏不想谢萧然受到任何牵绊,又拿了谢扶摇不少好处,这会只想着一件事,谢雨柔招惹谁不好,非去招惹那个蹄子。

“我信你有什么用,你有法子让小八信你吗?”

谢雨柔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这事儿就是小八故意做下让她吃瘪的,谈什么信不信。可这话她又不能说,一双大眼睛里含了泪,眼看着就要哭出来。

以往这一招对付谁都管用,大家都会为了她美丽柔弱无害的外表而愿意包容她,可显然这一次不管用了。

说来说去,何氏还是自私,她重男轻女,她可以狠狠疼爱谢雨柔,也能把谢雨柔看的无足轻重。

“三姐儿,你回去自己院子里头,把女训女则抄写一百遍给我,抄不完不许出院子!”

“祖母!”谢雨柔十分不情愿,分明没有的事儿,何氏这样就是等于让她认了,那以后她还如何见人?

袁筝十分清楚何氏是什么想法,深知现在就算是求情也没用了,这个哑巴亏只能认下。

“婆母,媳妇这就带柔儿回去,还请婆母消消气,仔细气坏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