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46章 主仆离心

这话正中秋菊下怀,她本来也就是这么想的,只是苦于谢扶摇不给她留余地,一回来就把她给关起来,她完全没机会去明枫院找袁筝。

正发愁的功夫,秋葵就来了,秋菊感激的不行,拉着秋葵的手险些落泪。

“终究咱俩是一起伺候大夫人的,到底还是你站在我这头,我出了事,也只有你肯想着我。”

秋葵笑笑:“自己人么,我帮着你是应该的,只是一样,如今我拿了钥匙放你出来,我自己也是担了风险的,你可千万不要弄出动静来,不然被人发现了,怕是县主能连我一并给关起来,到时候就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秋菊平日里虽也和秋葵明争暗斗的想要压她一头,可眼下全都指望着她帮忙,自然不会闹出声来,不然对她自己也没好处,便点点头:“这是自然,我总不至于连累你。”

两人趁着夜色匆匆跑到了明枫院,结果就听见这么一场对话。

秋菊倚着墙根只觉得浑身瘫软了,若这会儿能看清她脸色,秋葵定然能发现此时秋菊面如死灰。

曾经袁筝同她说的那些话,许下的那些好处,如今可还明白的在心头挂着呢,可她一出事,袁筝第一个打的念头就是怎么把自己摘干净,把她推出去送死。

不顾她自己的死活也就算了,甚至还想要用她父母家人的性命要挟她,秋菊觉得自己识人不清,悲悲惨惨的被人卖了个干净。

袁筝这头无情无义的,谢扶摇这头她又给得罪光了,往后在谢府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秋葵拉着她静悄悄的回了明心苑的柴房,关起门来道:“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你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如今我心里也是凉的透透的,左右咱们是被明枫院那边抛弃的人,不如投诚来县主这里,说不定还有条活路。”

秋菊一如她说的,一颗心凉到了底。

“你倒是还有活路,可我呢?县主这是在把我往死里整,她不会放过我了,如今我只恨不能在那边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解恨!”

“也不知道明天县主打算怎么处置你,如果你坏了名声,怕是你和路生的事儿也就没指望了。”

路生是前院一个小厮,因当年他娘将他生在了大路上,因此起名叫路生。

秋菊和路生认识了许多年,颇有许身给他的意思,只是西齐礼教森严,秋菊虽然对路生有意思,路生也瞧着秋菊不错,可两人谁也不敢声张,顶多私下里往来,秋葵和秋菊一向交好才知道这个事儿。

说起路生,秋菊更加绝望,恨的不行却又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满腔的委屈化作眼泪无声的流。

天色不早,秋葵不好多呆,锁了门又回去了,留下秋菊一个人躲在柴房里自个儿哭了一晚上。

清晨一早谢扶摇过来寻她的时候,秋菊两个眼睛肿的像桃子一般亮晶晶的。

谢扶摇看她这样,也不觉得多同情,声音还是冷冷的:“我会带你去大夫人面前把这件事处置了,该承认的都承认,或许还能得到宽宥。”

秋菊昨晚听了墙根,已经对袁筝完全不抱任何希望了,此时再听这话,只觉得可笑,宽宥?袁筝只怕恨不能弄死她。

谢扶摇打量着她神色,又道:“你放心,我不是个爱搞连坐的人,我不会牵扯到你的父母。”

她这话像是给秋菊带来了希望一般,秋菊忽地抬头:“县主这话当真?”

谢扶摇点头。

秋菊深吸一口气, 心里头天人交战再三,终于做了一个决定出来。

“县主,我有事要同你讲。”

谢扶摇按照惯例去了宁寿堂给何氏请了安,顺带还给何氏带了一只金镯子,足金雕万字如意纹的款式,看着金灿灿,拿着沉甸甸,十分喜人,虽俗气的很,可比起来翡翠玉器这些东西,金镯子更对何氏胃口。

何氏原以为如今谢扶摇成了县主,会比以前更不知礼数,没想到她还是和从前一样该请安请安,对自己照旧尊敬,这点倒是让何氏觉得有了体面,再加上金镯子,早上她难得的给了谢扶摇一次好脸色,没有为难她。

请安过后,谢扶摇才提出秋菊的事儿来。

“如今府上是大伯母掌家,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儿,自然是要交与大伯母处理的,祖母您老人家也没意见吧?”

何氏这会儿正高兴着,自然没意见:“不过是个小贼,就让老大媳妇处理吧,我老婆子年纪大了,懒得管这些鸡毛蒜皮。”

袁筝一脸慈祥看着谢扶摇:“既然你信任我,那我自然不会让你平白受了委屈,人可带来了?”

谢扶摇说带来了,一面让紫玉把人带进来。

秋菊是被五花大绑着带进来的,进门的时候一眼瞧见了袁筝母女,那满眼的恨愤能喷出火来,不过她很快挪开了目光,看着谢扶摇的眼神更加不善。

袁筝看在眼里,心中冷笑,谢扶摇为了拔掉这个钉子,故意非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处理,看着是为了给她上眼药,可也把下人的人心都丢尽了。

高门大户的,哪个下人没有个手脚不干净的时候,上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闹将起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她想归想,事儿还是要办的,例行公事的问了秋菊两句,秋菊还是和昨儿一样的态度,死不承认自己偷了东西。

袁筝见她嘴硬,也是没办法,拿眼去瞧谢扶摇。

谢扶摇道:“既然给你机会你不知悔改,那只好将你送去官府了。”

袁筝愣了一下,原以为谢扶摇会把人打一顿,屈打成招也就算了,她也可以趁机把人弄死,以绝后患,可谢扶摇居然提出送官府?

“不可以!”袁筝立刻反对,“这事儿关起门来自己怎么处理都是家事,可家丑不可外扬,送去官府闹的沸沸扬扬的,国公府的脸面往哪放?”

谢扶摇笑道:“这个不妨事的,大伯母放心,我用县主的身份施压,官府不敢把事情闹大,只会私下里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