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44章 捉贼捉赃

秋婆子瞧着这许多宝贝,一时间觉得不敢相信:“这些……都是咱们的了?”

她觉得像是在做梦,还特意拿了个金簪子用牙咬了咬,那感觉可真真儿的,分明不是做梦,却比做梦更让人迷糊。

穷了一辈子,如今女儿出息了,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天上掉馅饼啊这是。

秋菊生怕她娘咬坏了,忙抢下来道:“娘,别光顾着高兴,别忘了我说的话,都拿去当了换成银子留着,记住一点点的当,要找生人的地方,价钱多少无所谓,不要和人起争执,记得不?”

她说的这样一本正经,的秋婆子却不当回事:“当了干啥,这簪子可多俊啊,留着自己戴多好,你娘我这辈子都没钱买这么好看的首饰……”

“娘!”秋菊急了,“这些东西必须当了,留不得……”

她说到这忽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忙闭了嘴,可已经晚了,秋婆子意识到不对劲:“为什么不能留,莫不是这些东西来路不正?”

“不是不是,这些都是主子赏赐的东西,可庄子上人多眼杂的,留着这一堆东西没得哪天招出许多是非来,倒不如换了银子来的干净……而且,有用钱的时候,这些东西可不如银子来的有用啊!”

“是啊,值钱的东西再值钱,也不比银子本身来的有用,你倒是乖觉。”

说话的是谢扶摇。

秋菊不可置信的看着谢扶摇领着紫云从外头进来,惊得等大了眼睛,她刚才进来的时候不是把门给栓了吗?谢扶摇怎么进来的?

秋婆子也意外的很,她离开谢府很多年了,并不认识谢扶摇,见她大摇大摆的进来,顿觉不悦,大声喊道:“你谁啊?随随便便就进别人家干啥?滚滚,出去!”

她一面嚷嚷,一面还不忘了赶紧把桌上的东西给盖上,生怕来人看到起了歹心。

谢扶摇笑了,那种笑容看着十分无害,却透着一股子毒蛇一样的阴冷:“我是谁,秋菊,你没告诉你母亲,我是谁吗?”

秋菊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此时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县……县主,你怎么来了?”

“县主?”秋婆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还不知道谢扶摇封了县主的事儿,瞧她气度不凡的样子,身边还带着婢女,说是县主,也不为过。

秋婆子忙跪下来叫请安,这些主子她们这些做下人的一个得罪不起,管她是不是,先请安总是不错的。

谢扶摇又道:“秋菊,听你母亲中气十足的声音,看来她老人家无恙啊。”

秋菊强装淡定:“托县主的福,我母亲已经好多了。”

紫云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一般,冲上前去一把掀开包袱翻了翻,惊道:“咦?县主,这不是您前儿丢的东西么?怎么一样不少的都在这里?莫不是咱们院子里闹了贼,小贼把东西都藏这儿了?”

谢扶摇也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点头道:“嗯,是不错,这金簪子我早就找不见了,如今却出现在这里,秋菊,你怎么解释?”

秋菊心头一紧,铺上去护住那个包袱道:“县主,即便你是主子,也不能乱动我的东西吧!”她简直说的是理直气壮,看谢扶摇今天这样子,横竖她是不好过了,不如死扛到底。

秋婆子听的一头雾水,什么贼人,什么丢了东西,她不知道出了啥事儿,可也知道不是好事儿,本能的维护女儿:“县主大小姐,不是这样的,这些东西可都是我女儿的主子赏赐给她的,可不存在什么贼不贼的,县主大小姐可不要乱冤枉好人啊!”

谢扶摇不屑冷笑:“是吗?我打赏出去的东西,我自己怎么不记得。”

秋菊梗着脖子硬生生道:“贵人多忘事,主子打赏的东西又多,总不见得每一样东西主子都能记得住,忘了也是有的。左右这些东西是给了奴婢的,如今奴婢拿回来自己处理,主子也无权置喙!”

见女儿这么坚定,秋婆子也觉得这些东西绝不可能是偷的,腰杆子也硬起来:“对,既然已经赏下来了,那自然就是我们的东西,哪来的贼啊偷啊这些说法,没的坏了我们名声!”

谢扶摇见秋菊到如今还如此嘴硬,目光骤然冷下来:“你是我的婢女,就是我的私有财产,你的东西自然也是我的东西,我既从未说过这些东西可以属于你,那这些东西出现在你这里自然就是你偷的。”

谢扶摇越说声音越冷越严厉,说道最后秋菊已经站不住了,扑通一声坐到地上,嘴上却依旧倔强:“县主这是污蔑人!我知晓你一直瞧我不顺眼,想拿这事儿做筏子除了我,才这般说!”

她是贪图富贵,可她也胆小,如今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被发现,秋菊也猜到自己多半是上了谢扶摇的套儿了。

如今她只能死不承认,谢扶摇也没办法,回头再让大夫人出面压着谢扶摇,自己照样能脱身,一旦承认了,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秋婆子又惊又怒,压根不愿意也不相信自己女儿会偷东西,自然替女儿说话:“县主就算是主子也不能这般胡乱冤枉人,我们秋菊都说了没有偷东西,县主还不依不饶的算是怎么回事?”

紫云哼了一声道:“我砍你一只手,然后死不承认,再让你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肯么?”

秋婆子完全没想到谢扶摇身边这个漂亮的婢女说话这么市井,一时间竟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谢扶摇厉声道:“秋菊,你身为我的婢女,手脚不干净,偷盗财物,如今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话说?”

秋菊狠狠的一咬牙,心里想着反正以及撕破脸了,干脆就对谢扶摇怒目而视,强硬道:“县主说话又有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些东西是我偷来的,而不是旁的主子赏我的?”

秋婆子也蛮横道:“就是,说话要有证据,你有什么证据,拿出来瞧瞧啊!”

谢扶摇懒得和她俩纠缠,冲紫云点点头,紫云会意,上前掏了个小瓶子出来在秋菊面前一晃,秋菊立刻身子一软,倒地不起。

秋婆子见状啊的一声抱住了秋菊拼命摇晃道:“秋菊,闺女……你醒醒啊……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你这个小蹄子,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

紫云淡定道:“不过就是迷香罢了,我们要带她回谢府处置,怕她路上不老实,用了点招数,你放心,人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