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43章 钓鱼

谢雨柔也渐渐平静了心情,且先让谢扶摇得意几日,等来日她嫁与卫峥,成了母仪天下的那位,定然不会让她好过。

明心苑里热闹的很,紫云紫玉正忙着清点御赐的东西,好登记造册。

这些虽说是赐了下来,可谢扶摇经历过皇家最核心的地方,知道皇家最是薄情寡义,如今高兴了就赏赐下来,哪天不高兴了一句话收回去也不是没有的事儿。

是以这些东西都要好生收着,丝毫不能有纰漏。

紫云正清点了一只玉簪出来,那玉簪雕工极好,簪体很细,簪头雕刻成玉兰花的模样,对着光看着也没有半点絮,水头乃是上好的。

“县主,这簪子奴婢瞧着极好,虽说玉簪不太适合年轻姑娘戴,可这个却设计的心思精巧,县主戴着也不会觉得老气,县主可要戴上?”

到底是御赐之物,若是全都收起来不用不戴,倒也显得不给皇帝脸面,谢扶摇想了想点点头应了:“也好,你来给我戴上吧。”

紫云便过去给谢扶摇戴在了头上,直夸好看。

如今天儿还算热,屋子里头开着窗,主仆俩这一番其乐融融的模样,尽数落在窗外洒扫的秋菊眼里。

这幅景象,让她觉得羡慕的很,原以为自己能成为一等丫鬟的,可凭空杀出来一个紫云,平白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凭什么啊?

若不是紫云,如今呆在谢扶摇身边伺候她梳头的就该是自己了,哪里还用得着做这些洒水扫地的粗活。

外头外头,一个女孩子家的,也不知羞耻,天天想着外头的事儿,还好意思挂在嘴边上说……

秋菊是家生子,没见过外头的世界,听着紫云天天同谢扶摇讲外头的事儿,一头听得津津有味,羡慕紫云能见过那么多人和事儿,一头又觉得她不知廉耻,不如自己来的干净。

里头说的热闹,紫云说道精彩处,谢扶摇一副心动不已的样子道:“果真如此有意思?我倒是想去瞧瞧了。”

紫云道:“县主若是有兴趣,奴婢愿意带路,陪县主去瞧瞧。”

谢扶摇说那就走吧。

如今她是县主了,想出门也用不着去知会袁筝,自己想出去便出去,自由的紧。

本以为经过了上辈子,她这一世不会再在乎什么荣华富贵的,如今看来,身上有点体面倒也是不错的,起码很多事情上方便的很。

谢扶摇走到院子里,故意说了一句:“咱们今儿晚点回来,既然要瞧热闹,那自然是要瞧个够的。”

秋菊在一旁一边扫地一边看着她领着紫云越走越远,似乎有心事的样子,咬着牙纠结了好一阵子,眼看着谢扶摇就要出了院门了,秋菊终于鼓起勇气,扫帚一扔追上去:“县主,奴婢有事要讲!”

谢扶摇唇角一动,就怕她不追上来。

“县主,奴婢的母亲前儿病了,奴婢想去看看她,还请县主放奴婢出去一趟。”

秋菊的父亲在前院当差,母亲却不在谢府,而是在田里的庄子上,她要去看母亲,那自然是要出去的。

谢扶摇一句话也没多问,点点头准了,便领着紫云出了门。

主仆二人上了马车,走出去一段路了,紫云才问道:“县主,咱们这就去庄子上守着么?”

“不用急,她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现在就露面,咱们先去做点别的事,去玉器铺子。”

马车一路行到了城西玉器铺子,谢扶摇把头上的簪子拿下来吩咐掌柜的:“用最好的料子,打一支一模一样的,多少钱都可以。”

掌柜的干了这么些年头,什么奇怪的客人都见过,因此也没多问,收了定金就把生意接了,选了几块水头上好的玉料让谢扶摇亲自挑选。

紫云有些不明所以:“县主这是为何?可是要打成一对?”

“这倒不是,主要这是御赐的东西,弄坏了咱们吃罪不起。”

手艺高超的师傅,打一只簪子也用不了多久时间,二人索性就在附近闲逛,所谓有什么有意思的玩意儿要出来瞧瞧也不过只是个借口罢了。

秋菊等谢扶摇出了门,便立刻回了自己屋子里,瞅瞅左右无人,这才打开了一直藏得很深的小箱子,还上了两道锁,箱子里都是些名贵的首饰珍宝,断不是她这样的下人能有的东西。

她找了块包袱,把这一箱子的东西尽数装起来,抱着包袱做贼一样的出了门,因为有谢扶摇的令牌,一路出了府门也没有人多问什么。

秋菊顺利从谢府出来,立刻就直奔庄子上去。

她母亲秋婆子在庄子上混了许多年,大小也是个管事的,且田庄上也不比府里规矩严格,再加上秋婆子是个管事的,平日里耍滑偷懒也是常有的事。

秋菊找到庄子上的时候,她娘秋婆子正躲在屋里享受着阴凉嗑着瓜子和庄子上另一个婆子闲磕牙,见闺女来了,还神色紧张,吃了一惊。

“你怎么这回子过来了?可是你爹在府上惹事儿了?”

“娘,我又是同你说,你跟我过来。”

秋菊一路拉着秋婆子回了自个儿住的小破院子,瞧瞧无人跟过来,才把门关了,又拉着她娘进了屋,一脸神秘的不行的样子。

秋婆子看她这样,越发担心起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不是你爹惹事儿了,那就是你惹事儿了?你能不能让我做娘的省点心,伺候好了主子,将来……哎呀我的个娘……”

就在秋婆子絮絮叨叨的功夫里,秋菊已经打开了包袱摊在桌上,里头一应金银珠宝的,金光闪烁,秋婆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许多值钱的东西,一看之下生生给唬的坐在了地上,指着那一堆东西说不出话来。

“你……你这是……”

“娘……”秋菊甜甜的喊了一声娘,“这许多东西,都是女儿孝敬您的,您过阵子抽个空儿,把这些东西都拿去当铺里当了,换回来的银子好生留着,千万不要给我爹拿去喝酒,将来咱们娘俩还能有个傍身体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