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42章 体面与隐忍

皇帝眼前得力的头号奴才也比宫外的主子高三分,谢扶摇不敢受他的礼,侧身避开,又欠身还了一礼,这才回话。

“公公同喜,公公来这一趟辛苦了,往后父亲在前线为国效力,忠君事主,报效朝廷,少不得公公在皇上面前为父亲美言几句,也好让皇上知道父亲衷心。”

她字字句句说的不卑不亢,钟保这么瞧着,对她好感又涨了不少,忙打千儿道:“县主说的哪里的话,招远大将军功在社稷,利在千秋,皇上自然是看在眼里的,朝廷的事儿,哪轮得到奴才插嘴。”

都是漂亮话,谁也没当真,谢扶摇却借着虚扶一把钟保的时候,把一片金叶子顺进了他袖袋里。

钟保一愣,先头袁筝给的荷包倒是有分量,可终究比不过这个金叶子来的值钱,且袁筝明着给,随着来的人都瞧见他拿了好处,到时候回宫少不得要交公帐,自己是没什么油水能捞的。

谢扶摇这静悄悄的给,旁人不知道的东西,他就可以自己留下,她一个小姑娘,倒是想的仔细。

这些阴影里的小动作,谢扶摇当过皇后的,自然门清儿,她比袁筝更懂得如何笼络宫里人。

钟保喜笑颜开,又说了许多漂亮话,这才带着人浩浩荡荡走了。

宫里送来的赏赐多不胜数,都是用车拉的。

黄金千两,白银万两,良田百亩,另有名贵蜀锦数十匹,各色器具摆件,玉如意,名贵首饰多不胜数,念礼单的太监嗓子都要喊哑了,宫里来的帮着抬东西的小太监一个接一个进进出出,几乎把谢府的门槛都踏破了。

这是给了谢萧晟天大的体面,何氏眼瞅着一抬一抬的东西进了明心苑,只觉得心口抽痛的厉害,何氏素来爱财,这些可都是明晃晃的财富啊,却都流进了三房的院子。

皇帝说了这是赏给谢萧晟的,谢萧晟不在,自然是他女儿管着,她一个谢府的老封君,总不好在小辈手里抢钱吧。

何氏心里头不是个滋味,好容易熬到赏赐的东西都抬完了,满脸不高兴的挥挥手,“今儿忙了这么一阵子,天不早了,我也乏了,大家都各自回去歇着吧!”

说完自个儿先回屋了。

旁人也不好多说什么,谢扶摇要把赏赐下来的东西一一清点造册,也先回去了,其他人各回了自己院子。

如今的谢府,表面上看着平静,实际上一夕之间翻了个天,从原先的人人阿谀奉承大房,变成了现在人人都冲着三房去。

袁筝坐在明枫院的堂屋里,看着底下的下人老妈子们一个个满脸喜色,却和自己没啥关系,脸上阴沉沉的,脸色说不上来的难看。

谢雨柔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气的粉面通红:“母亲,如今家里这些下人也真是眼高于顶了,我竟使唤不动他们,让他们把院子里的树挪个地方都不肯动,说什么县主有差事吩咐,要先紧着县主的办,分明就是看着小八得意了,想去攀高枝儿罢了!”

袁筝瞧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头冷冷的都是阴寒,瞧的谢雨柔这个当女儿的都觉得脊背上一阵发凉。

“母亲……”她不禁软了声音。

袁筝听着女儿气的带了哭腔的声调,神色不由的软了几分,抚摸着她的秀发安慰道:“不用为了一群下人生气,那不值得。拜高踩低的心人人都有,如今三房正得意着,难免有人气了想要巴结的心思,再正常不过了。”

“凭什么呀!那三房不过就是祖父一个侍妾生的庶子罢了,他母亲连祖父的姨娘都不是,如今皇上让他这般得意,岂不是明摆着让父亲面上无光么?日后父亲还如何在朝堂上立足?”

她说完,袁筝狠狠皱眉道:“闭嘴,这种大逆不道犯上的话也是你能说的?你想要带累你父亲吗?”

谢雨柔委屈的低下头去:“母亲,女儿这不是为父亲感到不值嘛……”说着她眼中露出凶光来:“她如今不就是仗着在皇上面前得脸么?若是她这个脸面没了,那皇上封她的这个县主她也就别想要了,索性我们弄点事出来,让她坏了名声……”

她说的狠辣,咬牙切齿的,袁筝当场发了飙,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谢雨柔脸上:“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我白白教导了你这许多年,你就这点出息了不成?”

谢雨柔也见过袁筝发火,却从来不知道袁筝能对她动手,一时间竟然被打懵了,捂着脸怔怔的看着她母亲,连哭都忘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的不行。

袁筝打完了,立刻就后悔了,再一看女儿满脸那无辜的神色,心里更是自责的紧。

这女儿她宝贝一样的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动过手,如今为了三房那个谢扶摇,她居然对女儿动手了。

“让我看看,疼不疼……”

谢雨柔这才反应过来,别过脸去不让袁筝瞧,眼泪也跟着吧嗒吧嗒掉下来,脸上的疼哪里比得上心里的委屈来的让人难受。

“是我不好,不该对你动手,可你想过没有,如今你们女儿家的名声可都是连在一起的,你若是坏了她的名声,将来你嫁人也就不容易了。我又何尝不想让她吃点亏,可现在不是个好时机。”

她希望女儿有心机,可她不希望女儿亲自动手,沾染上这些后宅的阴私肮脏,她不能有任何污点,将来才能干干净净的嫁入王公贵爵家。

“而且如今她得意也不算是坏事,至少看在大家都是一家姐妹的份上,平日里和你有来往的那些贵女们,多少也会多卖你一点面子的。”

谢雨柔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看着母亲。

袁筝道:“凡事要想的全面,她再得意,不也还是谢家的人?她能借着谢家的名头吞好处,那咱也有法子让她吐出来。”

本来谢雨柔心里十分的不忿,如今被袁筝这般一提点,顿觉豁然开朗:“果然还是母亲想得周到,女儿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