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40章 夜游御花园

“谢扶摇,你给我站住!”卫峥还从来没在女人身上吃过亏,谢扶摇这么不给他脸面,实在是激起了他的不满。

前儿母妃派人传话,下了死令不许他提求娶裴如欢的事儿,他想着若是不能笼络到裴将军,能笼络到谢萧晟也是可以的,总归谢萧晟是裴将军的手下,何愁将来笼络不到裴家。

关于谢扶摇那些传闻,果真是没冤枉了她,当真不知进退的很。

卫峥一把拽住她恼火道:“本王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别这么给脸不要脸!”

谢扶摇没想到他能这么过分,一挣之下居然没有挣脱了他,眼看着卫峥恼怒之下居然就要对她欲行不轨,谢扶摇仿佛生出一种又回到了前世那个晚上的错觉,难道曾经的一切还要再重来一遍吗?

命运的轨迹在她这里就丝毫不能改变吗?

恐惧占据了谢扶摇整个内心的一瞬,忽地一个声音响起:“六弟,宫里人多眼杂,做事还是收敛一些的好。”

卫峥也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来,本已经快要碰到谢扶摇嘴唇了,立刻被马蜂蛰了一样退开去,谢扶摇趁机挣脱了他,捂着嘴跑出去好几步才停下脚步。

卫景曜背着手,一身青灰色朝服让他似乎整个人隐藏进了夜色里,半张脸映着月光,独独一双眼睛却隐在阴影里黑洞洞的,看着瘆人。

卫峥一时冲动举止出格被撞破,此时只觉得尴尬的很,对着卫景曜也没好气:“三哥不要只顾着说我,你现下不也和我们在一起么?”

卫景曜气定神闲:“我同父皇说,担心你不胜酒力会有什么不适,所以出来瞧瞧。”

卫峥被他这话气了个半死,负气道:“如今你也瞧见了,该回去了吧!”

“六弟先请。”卫景曜让开半步,卫峥懒得和他争辩,自先走了。

谢扶摇这才松了口气,前世留给她的回忆就是个噩梦,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方才她是真的慌神了,好在卫景曜及时出现。

她平复了一下心境,冲卫景曜福了一福:“王爷又一次救了我,多谢王爷了。”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卫景曜声音倒是很柔和,和方才同卫峥说话是的清冷全然不同。

许是这月色醉人,谢扶摇此时就着月色瞧他,平日里那张玩世不恭的脸,此时看着倒像是浊世佳公子一般了。

一股惭愧涌上心头,前世她把人家设计的那样惨,这辈子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帮忙,一次次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她欠他的,怕是配上这辈子也还不清了吧。

有时候环境总能让人生出许多种不同的心境来,卫景曜背着手,看着眼前的姑娘在月色里低着头,皎皎银练在她身上均匀撒了一层银辉,这身深紫色的衣裙就像是自带光华,她天生就该坐在那个至高者身边的位置上。

天下之母。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都觉得尴尬,应该说点什么缓解一下,于是一开口:“王爷……”

“谢姑娘……”

两人又不得不同时闭了嘴看着对方,都在等对方先说,彼此之间浮动着一丝小小的不安。

最终还是卫景曜先开口了:“出来的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正是这个意思,王爷睿智。”

其实谢扶摇胸腔子里一颗心跳得飞快,和他独处的时间好像经常在夜里,就透着那么一丝见不得人的味道,她却又并不讨厌这种感觉,许是因为他对自己有恩的缘故吧。

她迈步,光顾着想心事,脚下一不留神踩了个圆滚滚的石头,整个人一滑就仰倒下去。

“啊……”

谢扶摇以为自己今儿定是免不了在这里摔一下了,正准备受着痛呢,后腰一紧,人一腾空,就撞进了一个怀抱里,散发着淡淡的沉香味儿,竟是卫景曜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这儿月色正好,谢扶摇仰着脸靠在他的臂弯里,半边身子贴着他的胸膛,将他的脸看的清清楚楚,耳边还听得见他胸腔里头那颗心一下一下跳着的响动。

如此静谧的夜里,这动静在耳边响起实在是有些惊天动地了。

“你无事吧?”卫景曜问道。

“我……我无事……”

卫景曜像是松了一口气:“无事就好。”

谢扶摇意识到自己还赖在人家怀里,一下子羞红了脸站起来,只觉得脸上阵阵发烫。

她拿手背在脸上贴了贴,小心去瞧卫景曜的反应,他好像没瞧见自己脸红似的,背着手站在那背对着自己,似乎对她是个什么态度并不在意。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花丛在身体两侧掠过,谢扶摇随着他走了一程,才发现他是在带着自己走最干净的路,不会轻易再踩着石头滑倒了。

她不禁心里感念这人的细心,勾唇微微一笑。

卫景曜接着拐弯的功夫回头瞧了她一眼,刚好瞧见她这柔和的一笑,像是一头迷路的小鹿乱跑了半天,最后一头撞进了他心底。

路过一座小桥的时候,谢扶摇道:“接下来的事儿,交给我便可以了。”

卫景曜只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谢扶摇忍不住道:“王爷不打算问问我有什么安排?”

“既然你我打算合作,我自然无需多问,只是你有用着我的地方只管开口便可。”

谢扶摇听着这话,觉得心头有些敦实,这是从前和卫峥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卫峥从来不管她需要什么,只管她给给他提供什么。

卫景曜这话,让谢扶摇活了两辈子,总算体会了那么一丝丝被护在羽翼底下的感觉。

两人不再说话,他在前头带路,她就跟在他后头慢慢的走,女孩子家的裙裾繁复,又穿着绣鞋,实在是走不快,卫景曜步子迈的也不大,刚好让谢扶摇跟得上。

快要回到大殿的时候,卫景曜为了避嫌,让谢扶摇先进去,他过了一阵子才回去席上。

歌舞升平之下,两人之间有着共同的秘密,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