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38章 太子被禁足

他说出来这话,皇帝的脸色又再度阴沉了几分,虽未曾说什么,旁人离得远也看不出什么来,可皇后坐在他身边呢,首当其冲就觉得皇帝身上一股寒噤噤的凉意直冲而来。

她察觉到不对了,这不对从何而来,八成和太子说的话有关系。

皇后冲着自己儿子不停使眼色,让他闭嘴,奈何太子说的兴起,全然看不见母后的眼神儿。

等皇帝又问了一句:“依你之见,该如何关照?”

太子面上似有按捺不住的喜色:“儿臣今日听闻,裴将军家的千金已经到了许嫁的年纪,儿臣对裴小姐倾心已久,今儿便想同父皇求个恩典,将裴小姐许给儿臣,入宗族名谱上玉牒,封为侧妃。”

这会儿,皇帝脸上的难看已经掩饰不住了,皇后坐在他身侧,犹如坠入冰窟一般的难受,直觉的皇帝身上的威压逼的她喘不过气来。

不说皇后,就连最得宠的林妃坐在皇后下首的位置,同皇帝中间隔了个人,都察觉出来皇帝气场不对付了。

偏太子还说个没完,把他如何倾心裴如欢罗列了一堆辞藻:“……此番正好可以亲上加亲……”

皇帝忽然冷声发话:“太子这是在嫌朕替你选的正妃不和你心意?”

太子陡然愣住,完全没想到皇帝会是这个反应。

底下其他人也都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吃东西的也不敢吃了,口中含着食物连吞咽都不敢,生怕一个不小心龙颜震怒自己成了出头鸟给皇帝当撒气筒。

华锦秀怕谢扶摇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害怕,在桌子底下捉住了她的手捏了捏,谢扶摇反过来捏着华锦秀的手,示意她没事。

华锦秀诧异看着她,如今这孩子倒是比以前懂事多了。

皇后在旁边脸色煞白煞白的,皇帝这些年来越来越忌讳皇子和朝臣走的近,他还是太子,裴家还是她的母家,太子提出这样的要求,且不说要关照人家关照到房闱里去有些不知耻了,单说这个亲上加亲,寻常人家那是好事,可这里是皇家!

皇后觉得太子今儿怕不是吃酒吃的高了,说出这样作死的话来。

她不敢去看皇帝脸色,只盼着太子这个不长脑子的这会儿能看着点他父皇脸色,别说话了。

太子猛然不知皇帝为何忽然就生气了,“父皇为儿臣选的正妃自然是好的,只是儿臣还……”

“还不知足是吗?”皇帝压根不打算给太子把话说完的机会,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已经是太子了,朕百年之后这西齐基业都是你的,如今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皇帝越说越气,说到最后竟上手拍了桌子,震的桌上的碗碟蹦了蹦。

顿时底下的人纷纷起身离席,跪了一地,齐呼皇上息怒。

太子也跟着不明所以的跪下,他本就是个天资平庸的,若非是皇后所出,又是长子,也当不了太子,奈何立嫡立长,他两样都占了,又加上朝臣一致推崇,不然他做个招猫逗狗的富贵闲王才是最好的归宿。

谢扶摇跪在地上,额头触地,竖起耳朵听着旁边的动静。

卫景曜冒死道:“父皇,大哥倾心裴小姐,在这样的时刻提出来也一定是因为对裴小姐用情至深,还望父皇成全大哥一片真心啊!”

成妃唬了一跳,怎么也没想到儿子能在这个时候出来趟浑水,奈何皇上不发话,她也不敢乱开口,只能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卫景曜瞧见了也只当没瞧见,继续说道:“父皇,有道是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如今大哥愿意迎娶裴小姐为侧妃,也是裴小姐的福分……”

“闭嘴!”皇帝震怒,抓起一盘果子摔了下去,卫景曜立刻趴下身子不说话了。

成妃心惊胆战的试图替儿子求情:“皇上,景曜他也是挂念手足之情才说出这番话来,都是臣妾教导无方,还请皇上不要怪罪景曜,要怪就怪臣妾好了!”

她在后宫里不算是多得宠的,位列四妃也是因为生了卫景曜的缘故,平日里也不怎么说话,是个安静的性子。

皇帝知道她的为人,也知道她教出来的儿子和她是一样的性子,平日里都是不争不抢,本也没打算怪罪她和卫景曜,只是正在气头上,也不曾理会他们母子两。

卫景曜的话在皇帝心里就像个锤子一样敲响了警钟。

他是太子,应该心怀天下和江山社稷,儿女私情最要不得。

若这次他要求娶裴如欢,真的只是因为儿女私情也就罢了,可他显而易见的目的不纯。

皇帝最恨底下的人耍心眼,搬弄是非,裴如欢如今是个什么命格,太子敢说他不知道?

他已经是太子了,离着龙椅不过就只有一步之遥,正妃也是簪缨世族出身的嫡女,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如果有,那就只能是他觊觎皇位了。

偏这是皇帝最忌讳的,皇家的人于天象命数只说一直都十分笃信,皇帝自己相信裴如欢是个顶贵的旺夫命,太子又如何不相信?

“太子酒后失言,胡言乱语不成体统。来人,把太子送回太子府养着,什么时候醒了酒什么时候再来朕面前回话。”

听这意思,竟然是打算软禁了太子?

众人震惊之余心思各异,好好的中秋夜宴弄的人人自危,太子大喊着求饶认错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皇帝却丝毫不打算手软。

皇后惴惴不安,也不敢开口求情,她知道这事儿现在求情无异于火上浇油,只能先过了眼前这一关,日后再做打算了,好在只是软禁,不是废太子,要转寰也容易的很。

太子被带走,皇帝喊了平身,宴席继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照旧还一如方才丝竹声声,只是人人都不再像方才一样放松了,心里都装着心事,也无心看歌舞。

成妃回到了位置上,暗暗松了一口气,越过席位看向卫景曜,目光中不无责备。

卫景曜只是淡笑着低了低头算是赔不是的意思,成妃垂眸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