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36章 偶遇卫峥

两人到底遇上了。

看样子还不打算为了避嫌就这么散了,颇有没话找话也要说两句的意思。

谢扶摇一颗心定了一半,有了先头不停的造势,谢雨柔知道卫峥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太子,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紫玉看的咋舌。

她怎么都想不到府上三小姐居然能见了外男不避嫌。

谢扶摇敲了她脑袋一下:“别看了,看多了烂眼。”

紫玉还没瞧够,又不敢违抗谢扶摇的命令,依依不舍收回了视线。

“小姐,你怎么知道这条路?”紫玉小声问道。

“我梦见过。”谢扶摇面不改色的瞎胡说。

厢房屋里可以直通偏殿,不一定非要从回廊底下走的。

上辈子她做皇后,后宫一应大小事宜都要过问,英华殿是办宫宴的地方,她不知道来这里亲自查看了多少次,只为了操持好每一场宫宴,不给卫峥丢脸。

这里能通偏殿,她知道也不奇怪。

紫玉嘴角抽了抽,明知道不可能,但也没继续追问,反正她知道就算是问了,小姐也不会说的。

卫峥自然也知道,只是一来他自持身份,是不肯进厢房的,二来他觉得谢扶摇头一次进宫,又怎么可能知道厢房可以直通偏殿。

是以他自然在廊下等着她出来。

却没想到遇上了谢雨柔。

瞧久了,卫峥觉得,这才是女人该有的样子,加之谢雨柔一直以来名声都很好,今日见了便更觉得不错。

比起来谢扶摇出场的惊艳,舞剑的惊绝,只不过是在她原本就狼藉不堪的名声上抹白了一点,卫峥心里还是有疑虑的,若谢扶摇只是在外头端着架子假端庄……

那还不如这个里里外外都还不错的更让人觉得讨喜。

卫峥琢磨了一瞬,抬眼看着头顶上的月色,沉吟着道:“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这诗歌月思人,谢雨柔自然知道后头说的是什么,不禁脸上再红了红。

他已经表现的如此明显了,那她就得矜持一下,不然就是放荡了。

“今夜能在这里偶遇王爷,实在是臣女的荣幸。”

“彼此彼此,单只月色空乏无味,如今有谢小姐这样的美人相伴,也是本王的荣幸。”

谢雨柔露出个娇羞的神色来:“只是臣女出来的时候也不早了,听说臣女的妹妹忽然腹痛,臣女想去看看她,先失陪了,还请王爷见谅。”

“无妨,既然八小姐身体有恙,那自然是要去瞧瞧的,若是需要叫太医,大可以同本王说。”

“多谢王爷。”谢雨柔福了福身走了。

卫峥瞧着她的背影意犹未尽,目送她走到了厢房门口才转身离去。

谢雨柔侧眼瞧了瞧身后的动静,确定人走了,才松泛下来一口气,脸上复又浮现出那个不耐烦的神色来。

方才还好好的,这会就腹痛,真是事儿多。

她敲了敲门道:“小八,你在里头没有?”

“三姐姐快进来……看我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谢扶摇在里头喊的那叫一个兴奋,谢雨柔就知道她没好事,十分不耐的推门进去,见到她的一瞬间脸色又装的很柔和。

里头谢扶摇正抱着一个双耳雕九子戏珠浮雕图案的铜瓶给她瞧,“三姐姐你看,是不是很有意思?”

谢雨柔一看没仰倒过去,“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给我看这个?”

“多好玩啊,我都没想过一个瓶子可以雕刻这么多的小孩。”

“小八,今儿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吗?就为了这个把我叫出来,还用这样拙劣的借口,这可是在御前,若是传到皇上耳朵里,你可就是欺君了!”

谢扶摇扫兴的把瓶子一扔,做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来:“不喜欢就算了,何苦拿什么欺君吓唬我,你若是不说到皇上耳朵里去,我哪里就欺君了?”

她本来在家里也就是这个性子,谢雨柔这会儿心思也没有放在她身上,并未觉得她这样有什么不对。

谢扶摇本来也没打算和她分享这个瓶子好不好玩的,可让她来了,只不过是为了找个由头罢了。

谢雨柔生了一会子气,又强行憋了回去:“今晚是个重要的日子,你可不要乱来,你才在御前得了眼,万一做错了什么可是要被人挑眼的。”

“我知道了,你们就是规矩多。”谢扶摇撇撇嘴,跟在谢雨柔后头往外走,迎面看见紫玉过来,手里还拿了个镯子。

谢雨柔懒得同她两计较,匆忙回了席间。

董静秋看谢扶摇好像没事人一样,忍不住问道:“你这妹妹,好的这般快?”

谢雨柔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道了声没事,扭头往上头看过去,刚好卫峥也在往这边看。

两人视线撞上,谢雨柔微微一笑低了头去,娇羞无限,卫峥瞧着只觉得胸腔里一股春风化开,十分受用。

谢扶摇冷眼瞧着两人眉来眼去的,倒是省了她许多事,这么快勾上了。

皇后见谢扶摇回来,看着心情不错的样儿,开口道:“谢家小八倒是深藏不露的孩子,方才的舞剑十分精彩,不知道谢家其他的姑娘是不是也这么惊才绝艳?”

这意思是要谢雨柔也表现表现了。

谢雨柔一听忙站起来回话,谦虚道:“皇后娘娘谬赞了,臣女拙劣,比不上妹妹来的多才多艺,不敢在御前献丑。”

“不妨事,如今中秋佳节,君臣同乐,就当是助兴了。”

谢雨柔本来也就不是真谦虚,皇后说了这么一句,她便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道:“即如此,那臣女就献丑了。”

她扭头吩咐莲芽取她的琵琶来,到大殿中央坐定,目光有意无意从卫峥脸上扫过,平心静气上手弹了一曲十面埋伏。

这曲子难度极大,可她到底苦练了许久,此时弹起来十分熟练,听着也是十分的引人入胜。

一曲终了,有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谢雨柔落落大方的抱着琵琶行了个礼,当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情,引得卫峥视线始终落在她身上。

“好,真是余音不绝绕梁三日啊!这曲子难弹,谢小姐却弹出了其中意境,实属不易。”卫峥抚掌赞道。

“是不错,却比不上方才的舞剑来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