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34章 舞剑

说着她便趁着舞姬褪去的空当儿站起来,朗声道:“皇上,臣女来时便见谢家妹妹穿的甚是好看,一身衣裳宛若惊鸿,只是不知谢家妹妹的舞姿是否也如这身衣裳一样,宛若惊鸿呢?皇上,臣女斗胆求个恩典,请谢家妹妹献舞一曲,给咱们开开眼界,还请皇上恩准。”

谁都知道,谢扶摇不学无术,让她跳舞更是无稽之谈,董静秋这一下直接把谢扶摇推到了皇上跟前,皇上一旦发了话,她要是不下场那就是抗旨不遵,她若是下场,那就等着出丑吧。

左右她自己名声本就不好,这番除了丑,也不会连累家里其他的姑娘。

其用心不可谓不歹毒。

袁筝母女相视一笑,横竖是董静秋出的头,她们只负责看好戏便是。

谢扶摇眉头一皱,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跳舞她是不会的,她和董静秋无怨无仇,董静秋不可能平白的就来刺她。

再看看董静秋和谢雨柔坐得近,谢扶摇便什么都明白了,定然是谢雨柔挑拨了董静秋出头来招惹自己的。

不等皇帝发话,谢扶摇自己先站起来道:“董姐姐如此给我露脸的机会,妹妹真是感激不尽。从前一直听闻董姐姐舞姿曼妙无人能及,不如姐姐先献舞一曲,也好让妹妹跟着学两手?”

她料定自己直接拒绝董静秋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倒不如直接承认了自己技不如人,到时候旁人也没得笑话她。

董静秋也是个直肠子,也不管什么弯弯绕,见她拒绝就笑道:“看来妹妹是不会跳舞了,那妹妹有什么别的本事也不妨拿出来瞧一瞧?或是弹琴作诗助助酒兴也好啊。”

席上已经有人奋力憋着笑了,谢家八女哪里会这些东西,随便让她做什么都是出丑,怎么出那是没区别的。

横竖都是看好戏,许多人都是兴致勃勃的。

谢扶摇眼底闪过阴霾,分明就是谢雨柔想让她出丑,董静秋如今都不知道自己被人当枪使了,还在这里这般得意。

她正要说话,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董姑娘眼皮子也是浅了些,让一个将军女儿跳舞吟诗,难道没听说过虎父无犬子吗?”

谢扶摇诧异朝卫景曜看去,他是个惯会把自己藏在暗处躲避风波的人,这会怎么替自己强出头了?

“哦?”见卫景曜发话,皇帝反而被引起了兴致,“既然是将军女儿,那不妨就舞剑助兴吧。美酒美人好剑,才最为相配,来人,奏乐!”

一干人全都愣住了,如今皇帝发了话,谢扶摇也不能抗旨不遵,已经有机灵的小太监捧着宝剑上前来递给谢扶摇,事情走到这一步,她不接也得接。

谢扶摇只好谢过皇上恩典,弯腰毕恭毕敬双手接了宝剑过来,前世出征,她也见过不少好剑,这把剑乃是上品中的上品,极为难得。

谢雨柔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也是愣了,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舞剑也好,左右谢扶摇不学无术,什么都不会,就算让她舞剑,她不上被自己就不错了,照样出丑。

这么想着,谢雨柔放下心来,安心等着看谢扶摇笑话。

谢扶摇冲着皇帝行礼道:“皇上,臣女这身衣裳不适合舞剑,还请皇上准许臣女前去更衣,换一套劲装来。”

皇帝兴致极好,大手一挥:“准了。”

谢扶摇谢了恩,躬身退行两步,出去换衣服了。

董静秋十分不服气,小声道:“怕不是借口换衣服溜了吧?”

谢雨柔道:“那断断不能,皇上有旨,她躲又能躲得了几时?”

说完她低头抿了一口酒,心情倒是好了起来,一想到待会儿谢扶摇会丢尽脸面,就觉得痛快至极。

出尽风头又如何?先前越是出风头,现在越是丢人。

不多时,谢扶摇换好了衣服回来了。

她褪去了一身繁复的衣衫,一头长发如男儿一般梳成一束挽在头顶,穿了身墨绿色绣双鱼团纹的圆领袍,腰间用一条玉带束了。

整个看上去既有男儿的英姿,又有女儿家的纤细身量,让人看着眼前一亮。

有人赞道:“不愧是将军家的女儿,如今换了男装倒是颇有男儿风范。”

“不都说谢家八小姐不知礼数不学无术么,若是个男儿定是个纨绔,可如今看着不像啊。”

衣着外贸都能装,唯独气质装不出来。

她一身男装英姿飒爽,举手投足间丝毫不见刻意做作的样子,像是穿惯了男装,又像是她生来就该是个男儿。

再加上她容貌本就生的秾丽中带着清秀,这会儿洗尽铅华,当真风流少年俘获多少女儿家芳心。

她拔剑出鞘的那一刻,有风从殿外吹进来,卷起她鬓边垂下的发丝,众人还未回过神来,只见谢扶摇挽了个剑花,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却只觉得脸上一阵寒意划过,她竟舞出了剑风来。

谢扶摇舞剑的动作行云流水,渐渐开始透出一股杀机来,气势逼人,一把剑在她手里硬是挥舞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她仿佛就是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女将军。

所有人都看呆了,大殿里安静的只能听见她舞剑的声音,除此之外,呼吸可闻。

卫景曜手肘撑在桌上,手里把玩着酒盏,目光落在她身上,似乎骨子里深藏的那种豪情壮志又被点燃了。

她总能轻而易举让他燃起斗志,在再次遇见她之前,他也想过要去争夺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但更多的是想安逸的度过一生,只因为自己生在帝王家,许多时候自己不去争,形势也会逼着他去争。

他便顺从形势,仅此而已。

如今看着那个姑娘在大殿中央,一柄宝剑在手,破空之声入耳,他透过剑刃的寒光看见了风沙狼烟的疆场,看见了这万里河山的壮阔。

他越发按捺不住要将这一切握在手里的冲动。

乐师本只是应承圣旨为谢扶摇奏乐,如今不知怎的竟被谢扶摇的舞剑给带的,连乐声都慷慨激昂起来。

一时间整个英华殿铮鸣之声不绝,只见大殿中央一片剑光飞舞,杀伐之气勃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