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33章 嫉妒如毒蛇

她这一出场本就引起了无数人瞩目,如此风华落在有心人眼里自然又生出不少别样的心思来。

卫峥从前只知道她仰慕自己,却从未将她放在眼里过,不过就是一个人人瞧不上的没规矩的娇养小姐,若非她父亲,谁理会她。

可如今,卫峥瞧着谢扶摇实在是惊艳的很,若非亲眼所见,他也想不到谢扶摇能有这样一面。

其实仔细想想,女孩子那个不是娇养的,到了年纪就嫁人,也就能留在娘家那么几年的光景,在自己家中骄纵跋扈一些倒也不是什么值得说道的毛病。

现在到了外头,不也一样端庄大方。

她一定是为了吸引自己的目光才会这样精心打扮的,女孩子家家的不就是那点心思么。

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这样盯着大臣的女儿看是一种多么失礼的行为,谢扶摇转过头来,恰好迎上他的目光。

卫峥眼里是一种男人将女人当作自己私有物的时候才会有的神色,丝毫不加掩饰。

一瞬间,前世今生的爱恨情仇涌上心头,谢扶摇心里恶心至极,一直以来强压着的念头冒出来,她想要将卫峥挫骨扬灰以解心头之恨。

谢扶摇能撕碎人的目光看的卫峥浑身不自在,只觉得后背上凉凉的一片。

他不解,这女的不是一直倾慕他么?怎么这回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可转瞬间,谢扶摇已经收敛了情绪,仿佛刚刚她那万箭齐发一样的狠毒目光从未出现过一样。

旁边华锦秀小声给她讲解宫里的各种规矩,谢扶摇一一听着,不停点头表示自己记在心里了,可实际上,这公里的规矩她比谁都熟悉。

曾经她是这六宫之主,在这宫中行走,一举一动皆有定数,那些动作,从她的封后大典开始就已经烂熟于心,做起来就像是平日里吃饭喝水那样自然。

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这里是她人生最辉煌的开始,也是她悲剧的开始。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第回来这里,再次看着这些熟悉的一切,真是百感交集。

正出着神,上头有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帝后到了。

顿时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皇帝牵着皇后的手走出来,帝后二人都是朝服华冠,落座于高处,气势自不是普通人能比。

一时间,百官跪迎,偌大的英华殿内内外外只能听见众人山呼万岁的声音,余音荡荡,凸显着帝王家的尊贵。

皇帝龙颜大悦,抬手喊了声平身,百官这才站起来,复又各自落座。

顶上皇后向下扫了一眼,瞧见华锦秀这边,又瞧见华锦秀身边坐着的谢扶摇,微微一愣,随即又赞赏的点了点头。

能得了主子娘娘的肯定,这可是不小的荣耀,公里规矩森严,便是皇后也不好胡乱说话,她同华锦秀不只是面上交好,私底下作为两个女人来讲,也是十分聊得来的,因此上一个眼神,彼此的意思也就都懂了。

底下的人这会子都注意着上头的动静呢,皇后这小动作不违规矩,却也没有逃过众人的眼睛。

谢雨柔今儿过来的时候也是赚足了眼球和赞赏的,本想着怎么也能得皇后娘娘青眼了,没想到谢扶摇一出来,旁人的目光引了去也就罢了,连皇后都如此待见她。

凭什么,不就是个庶子生的丫头吗?论身份地位,哪里比得上她高贵了,论相貌才华,她又哪一点比得上自己。

不甘的情绪像是毒蛇一样吐着信子在心里一圈一圈的蜿蜒,冰凉凉的渗透了心底的每一个角落。

袁筝察觉到女儿的情绪不对劲,小声提点:“沉稳才能成大事。”

谢雨柔压着心底的不满,依旧做出端庄大方的样子来,左右她今日是有备而来,总不能叫谢扶摇赚了便宜去就是了。

每年的中秋宫宴都很热闹,皇帝象征性的说了两句吉祥话,也不耽误大家的兴致,叫了歌舞上来,君臣同乐。

宫里的歌舞,美则美矣,可来来回回也就那些,总少了点灵动,年年都看,也就腻了。

袁筝远远瞧着谢扶摇坐在比她靠近御前不知道多少的位置上,心里不免同女儿一样觉得泛酸。

可女儿家的名声都是互相牵扯的,她倒是想毁了谢扶摇的名声,又不好做的太过。

旁边工部侍郎夫人瞧着她面上似乎不甚欢喜,两人又是要好的牌搭子,便多嘴问了一句:“谢夫人这是怎么了?可是饭菜不合胃口?”

袁筝忙道:“这宫里赏赐的哪能不合胃口啊,我只是在愁另一桩事。如今家里小八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可怜孩子,娘亲走的早,父亲又常年不在身边,我这个做大伯母的,总要操操心才是。”

这不过都是场面话,董夫人早就听说了谢扶摇的名声不好,这会便道:“你何苦来的操这个心,哪家的父母愿意自己的公子爷娶个不知礼数的回去?那上头不是有她姨母在的么,横竖这事儿交给她姨母操心也是一样的。你也省得出力不讨好。”

谢雨柔常年被母亲浸淫,如今看出了母亲的想法,便适时接上话道:“董夫人有所不知,母亲觉得八妹妹终归是自己家的孩子,合该多操心的,连我这个亲生女儿都忽略了呢。奈何妹妹同她的姨母亲近,我母亲瞧着伤心,却又不好拦着妹妹,到底那是她的亲姨母,我母亲又算什么呢?”

董夫人是个急性子,一听这话就上火,本来就瞧不上谢扶摇,这回子说话更是不客气:“当真是个白眼狼了,怎么说自己也是出身国公府的正经小姐,却非要和那商户女亲近,怪道的如此不知礼数,这真怪不到谢夫人你头上去呢。”

两家夫人交好,两家的女儿自然也交好,董静秋瞧着谢雨柔委委屈屈的样子,再瞧瞧谢扶摇坐在上首得意的模样,心里替她不值。

正好这时候一场歌舞散了,董静秋心里一动,便按着谢雨柔的手道:“谢妹妹,你且等一等,姐姐今儿替你出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