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3章 梁上君子

刘石庆可不是个好脾气,虽然人混可脑子不混,登时喊道:“好你个小娘皮,竟然陷害老子!”

然而这当口没人管他了,既然主角没抓着,扣着刘石庆也没什么意义,还会毁了谢雨柔的清誉,吴珊暂时还不想和大房撕破脸,忙命人把刘石庆这个瘟神送走。

这会儿功夫,大房袁筝也赶到了,这件事本来就是她们一手策划的,吴珊不过是被当枪使,如今却出了这般意外,袁筝脸色可以说是相当之难看了。

谢雨柔连番受到惊吓,这会儿见到袁筝再也撑不住了,一头扑进母亲怀里哭出声来。

袁筝一向疼爱这个女儿,这会儿更是怒意上涌,只能把气撒在吴珊身上:“二弟妹,你这是什么意思?深更半夜引诱雨儿出来,又拉了这许多家丁出来看笑话,毁了雨儿的声誉对你有什么好处?”

吴珊嘴上刻薄,却是个没脑子的,没想到大房会来这么一手,顿时不知道如何反驳才好,瞪着眼睛站在那里。

袁筝趁机端起管家的架子来下令道:“今晚的事关乎整个谢府的声誉,任何人都不许说出去!二夫人吴氏图谋不轨,举止不端,罚俸三个月。”

谢扶摇躲在暗处,眼瞅着这场针对她的闹剧,最后以吴珊吃了个哑巴亏收场,而谢雨柔同样也没占到便宜,反倒被刘石庆那个混子给揩了油,不禁胸中一口恶气吐了个痛快。

等这帮人走干净,谢扶摇才悄然起身返回。

谢府废弃的后花园外墙有一处半人高的洞,平日里被杂草乱石挡住了,所以一直无人知道,谢扶摇也是前世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发现这处地方。

方才她就是趁着谢雨柔不注意偷偷藏在了破洞里。

而刘石庆也是她派紫玉去通了气,告诉他提前过来等着,她自己则故意打扮成丫鬟的模样,夜色正浓的时分,刘石庆自然认错人。

谢扶摇出了口恶气,心情极好,顺着后花园的小路回到自己房间里,比走角门要快的多,她拆了头发换回寝衣的时候,大房二房的人才刚刚回到各自的院子。

她正要躺下休息,一掀被子却发现床上多了个人,还是个男人,这一惊非同小可,谢扶摇吓得险些喊出声来,亏的那男人眼疾手快,扑上来一把捂住她嘴巴,将她拉进了被子里。

“唔……”谢扶摇心惊肉跳,拼命挣扎,那男人力气大的出奇,将她控制的死死地,掌心覆盖在她唇瓣上,她能清晰感受到他手心里的温度,还有一层习武之人才会有的老茧。

男子压低声音,略带嘶哑的在她耳边说道:“答应我不喊,我便放开你。”

谢扶摇只觉得一条毒蛇在自己耳边吐信子一样,浑身不寒而栗这时候把旁人喊过来对她也没好处,她便点点头同意了。

那人果然放开了手。

谢扶摇回头便对上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鼻梁直挺,薄唇锐利,只是床帐里格外昏暗,他那双深邃的眸子如深沉夜色,虽看不清他的神情,谢扶摇却是心头一惊。

这人……

便是化成灰,她都认得。

楚王卫景曜,她上辈子的死敌。

哦不,应该说,楚王作为皇帝最宠爱的三皇子,是卫峥通往皇位的绊脚石,所以,她才会跟卫景曜斗的你死我活。

然而,前世里,最后一个对她抱有善意的人,也是卫景曜。

她中了埋伏,自包围圈逃出来回大营的路上,是他一人一骑一身黑衣拦在路中央。

“这次的埋伏是个圈套,你若回去必死无疑,卫峥不会放过你的。”

可那时的谢扶摇怎会听他的话:“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怀恨在心试图挑拨离间?”

他也没反驳,只是薄唇勾了勾,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色:“你是个聪明人,自会想明白我说的,我言尽于此,告辞。”

谢扶摇看着他打马而去,身后卷起漫天尘土,却压根没把那些话放在心上。

两人明争暗斗了这么久,是她耍了手段算计的他被发配边疆,与皇位失之交臂,他又怎么可能真正为自己着想。

可她没想到,他竟真的是为自己着想。

如今往事纷纭,谢扶摇竟不知该感叹还是该苦笑。

可见她不说话,卫景曜却是先开了口:“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在下,难不成是爱上我了?”

这话委实不要脸,也让谢扶摇回过神儿来,直接忽略他调戏的话,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怎么进来的,我便怎么进来的。”卫景曜口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甚至还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懒懒散散的躺着。

这话给谢扶摇噎的,怎么接都不对,她正酝酿着该说什么,外头却传来喧嚣声,听起来像是在往她这边的院子靠近。

身边的气氛陡然紧张了不少,卫景曜方才那股子漫不经心此时变得如风霜般凌厉起来,接着外头有人敲门,喊道:“八小姐,府里进了贼人,大夫人说了要挨个院子搜查,还请八小姐开下门。”

感受到卫景曜身子绷紧,谢扶摇察觉到不对劲,莫不是冲着他来的?再看卫景曜一脸威胁的神色看着她,沉声道:“打发她走!”

谢扶摇喊道:“贼人不在我这里,我睡下了,别来烦我!”

外头嬷嬷不依不饶:“八小姐不要为难我们做下人的,每个人的院子都要搜查,八小姐凭什么就能例外了?”

谢扶摇心里暗暗叫苦,卫景曜这可给她坑惨了,再加上今晚后街的事,不让检查反而更会引起他们的怀疑,无奈她只能起身下床。

卫景曜却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条粉嫩的小肚兜在她眼前晃了晃:“如果你害的我被发现,我就是你故意引我进来的。”

“你……”谢扶摇看着那条肚兜又羞又气,方才她换衣服放在屏风后头的,这人竟然就顺手牵羊摸了去,女孩子家这样贴身的私密物件被一个男子捏在手里,饶是她脸皮厚,此刻也忍不住红了脸。

外头嬷嬷一叠声催促,谢扶摇只得咬牙忍下这口气,回来再跟你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