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29章 故地重游

日子上了八月里,眼看着就要到中秋了,宫里年年中秋都会办中秋宴,都会邀请有头有脸的命妇去参加,这是个长脸的事儿,有资格参加宴会的命妇,早早都开始准备了。

以往谢扶摇是没资格跟着去参加这样的宫廷宴会的,毕竟她谢萧晟是庶出,虽说挣了功名,可华锦素早逝,皇上日理万机的,也想不起来哪个臣子家里的夫人封了诰命没有,更想不起来谁家的夫人早逝了,得追封一下子。

是以华锦素一直没得诰命,谢扶摇跟着也就去不得这样的宴会。

上辈子在这一年上,因着华锦秀供了军饷粮草解决了燃眉之急,再加上皇后提醒,皇帝终于想起来,谢萧晟还有个早早去了的夫人,趁着给他论功行赏的当口儿,给华锦素追封了诰命。

于是这一年,谢扶摇也终于有了资格跟着袁筝去宫里的中秋宴。

也就是这一年,谢扶摇此前倾慕卫峥许久,这次中秋宴上,她语出惊人,自己说出想要嫁与卫峥为妻的话来,一夜之间成了整个京圈的笑柄。

姑娘家的,婚嫁之事父母做主,自己就是有心仪的人,也只能暗暗藏在心里,是说不得说出口的。

她为何能说出口,那会儿谢雨柔同她要好,她也没有个母亲教养着,袁筝每每给她往没规矩了带,纵着她胡闹,这种小女儿家心思的事儿,她便每个人诉说,谢雨柔就成了最好的倾诉对象。

那日里谢雨柔同她讲,若是喜欢,就要紧紧抓牢了,皇子们那可是天下姑娘趋之若鹜的对象,姑娘那么多,皇子就那几个,僧多粥少,不先下手为强就被人抢走了。

“你也不想看着自己心仪的男子娶别的女子为妻吧?”谢雨柔这样问她。

那时节的谢扶摇骄纵跋扈,自己想要的那是一定要攥在手里的,所以她自然是不想的。

谢雨柔看她摇头,“这就对了,不想别人抢走宣王,你就要先把宣王变成你的夫婿。”

彼时谢扶摇觉得挺有道理,若是卫峥成了她夫婿,就算日后还有旁人,也只能是妾。她正妻收拾小妾就不难了。

后来宫廷中秋宴上,谢扶摇不负所望的,没脸没皮的自己上去求婚了。

震惊了每一个参加宴会的人,就连皇帝都惊得不轻,不过那会儿皇帝心情好,觉得这姑娘真性情,龙颜大悦之下就赐婚了。

如今时光兜兜转转,又到了中秋宴的日子。

七月末的一天里,华锦秀又来瞧她了。

华锦秀带了一堆稀罕物件给她,都是精巧的小玩意儿,女孩子喜欢的,谢扶摇给紫云紫玉一人分了一些,秋菊远远的瞧在眼里,妒在心里,手里的剪刀咔嚓咔嚓一下下,花枝子都要咔嚓秃了。

“前儿我进宫陪皇后娘娘说话,听说了这么一桩子事儿,林妃想替自己儿子某个前程,打算求娶裴家女。”

裴家是皇后母家,钟鸣鼎食之家,在京中地位显赫,裴家如今的老太爷是阁老,虽已经不问政事,但裴家在朝堂上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的。

裴家女是个爽朗的性子,谢萧晟是裴将军手下爱将,裴如欢幼时同谢扶摇要好,后来去了边疆,两人也依旧有书信往来,感情如旧。

谢扶摇听说这消息就皱起眉头,卫峥是个什么货色,她可清楚了,她自己不打算嫁,更不想让闺中密友嫁他。

“小姨母,这消息可属实?”

“皇后娘娘亲口说的,还能有假?”

“那皇后什么态度?”皇后是裴如欢的姑母,她不好直接做主,却也该有点看法。

华锦秀摇摇头:“我瞧着皇后像是不大赞成,左右宫里的娘娘们活的比咱做生意的都累,说起话来一个两个打太极,不能把话说满了,又要把意思说明白了,林妃正磨着这事儿呢,皇后娘娘这几日为了此事烦闷不已。”

她说着,瞧着谢扶摇脸色也不好,顿时想到了什么,住了口,过了一瞬又道:“扶摇,你可是……心里难受了?”

谢扶摇倾慕卫峥的事儿,华锦秀一直知道的,她倒是言辞警告过谢扶摇,让她不许肖想,皇家的姻缘不是那么容易经营的,当然以谢扶摇从前的性子如何听得进去这种话,后来华锦秀也知道她不肯打理自己,也就不再提。

只是她到底宠她,这会儿瞧着谢扶摇难受,也觉得自己心里头不好受。

谢扶摇确实心里难受,不过不是为了自己,总之她不能让这事儿成了,可皇家人的决定又岂是她能左右的,谢扶摇想着觉得十分头痛。

华锦秀为了引开她心思,又说起另一桩事:“今年宫里的中秋宴,你跟着我进宫吧。你母亲不在了,好歹我也是个有诰命的,又是你的姨母,倒也算是合适。你看怎么样?”

谢扶摇回过神来,暂且不去想裴如欢的事儿,勉强笑道:“小姨母愿意带我进宫那自然是好的,只是我大伯母那怕是不会同意吧。”

袁筝想来爱博贤名,又一门心思想打压她,这种能让她在宫里出丑的好机会,袁筝怎么能放过。

“这个好说,我去同皇后娘娘求个恩典就成了,料想你那大伯母再怎么执掌中馈,也不敢违抗皇后懿旨吧。”

“既如此,全凭小姨母做主,我就等着小姨母的好消息了。”

末了,谢扶摇又道:“只是如今我还需要小姨母用人脉帮我一个忙……”

最后,谢扶摇是笑眯眯的送华锦秀出来的,华锦秀拉着她手一道走一道说:“机会难得,你可要把握好了才行。”

“是了呢,小姨母终究是宫里头得来的消息,自然是错不了的,我知道小姨母一向为我好,日后我若是嫁得如意郎君,定然不忘了小姨母今日对我的提点。”

两人说说笑笑出了院子,谢扶摇一路送着华锦秀往二门上去了。

后头秋菊瞅着谢扶摇前脚出了门,后脚马上也跟着出了门,不过去的却是明枫院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