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24章 情之一字

念及此,卫景曜沉了脸色,谢扶摇忽然觉得身边变得冷嗖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窗子。

风挺大啊。

这顿饭吃到后来,谢扶摇一直出于卫景曜这种寒噤噤的目光里,她一度觉得是自己什么地方招惹了他,可又想不起来到底什么地方招惹了他。

从临江斋出来的时候,卫景曜脸上又恢复了以往那玩世不恭的神色,临分别前,他对谢扶摇道:“若非迫不得已,离太子远一点。”

以她的容貌,若是让太子瞧见,断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这句话谢扶摇知道他真的是好意,便福身谢过了他,又道了别,上车走了。

卫景曜站在原地,一直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久久不动,直到马车拐过拐角看不见,他才收回视线。

祥远觉得自家主子今儿十分奇怪,旁人只道卫景曜流连万花丛,片叶不沾身,红粉知己一大堆,可他却知道主子这样只不过是用来迷惑朝中之人的表象罢了。

太子无能,夺嫡之争如此激烈,主子是个颇有才华的人,却并不想卷入是非中去,才做出这副样子迷惑旁人。

只是今儿主子看谢小姐的眼神里,祥远看到了一种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王爷,这谢小姐名声不好,王爷同她走的近,不好吧?”

卫景曜冷言道:“你如今管起我的事来了?”

祥远默默地闭了嘴。

马车里,紫玉小心翼翼问道:“小姐,楚王对你的态度好像很不一样呢。”

“没有,不可能,别瞎说。”谢扶摇简单粗暴的拒绝,紫玉并不知道卫景曜连着闯了两次谢扶摇闺房的事儿,只知道前头在河边上,卫景曜奋不顾身救了她俩的命。

谢扶摇否认的干脆,紫玉却不买账:“可王爷先头在河边救了小姐可能只是巧合,但现在连小姐生病了都知道,可见王爷对小姐真的不一般。”

这丫头看着呆笨,可往往一出口就是大实话,颇有一股子大智若愚的感觉。

谢扶摇深吸一口气,严肃的看着她道:“这种话不是有教养的姑娘能说出口的。你虽只是我的丫鬟,可正是因为如此,你才更加不能说这种话,记住了吗?”

从前谢扶摇自己才是最没教养的那个,紫玉从她嘴里什么话都听到过,如今谢扶摇就像里子面子都换了个人一样,这种感觉不是装能装出来的。

紫玉低头认错:“我记下了小姐,以后不会再说了。”既然小姐是真的变了,那她也要有所改变才行,不能给小姐丢脸。

虽说斥责了紫玉,可她说的话却留在了谢扶摇心上。

上辈子被卫峥伤的太深,情之一字这一世是轻易不会再碰了,她从地狱里捡了一条命回来,不是回来风花雪月的,复仇才是第一要紧的事。

至于卫景曜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谢扶摇不愿去深究,也不敢去细想,毕竟她还没忘了上辈子自己是怎样一步步落入卫峥编织的情网中的,女孩子心思敏感,接触太多难免想的就多,总之只当他是个路人也就是了。

哪想到这头她才理清了思绪,第二日上便出了一件事,再次打乱了她的心绪。

这日早上,她才给合适请安出来,二门上婆子进来传话,“八小姐,外头有个叫云儿的姑娘求见,说是心草堂来的。”

谢扶摇吃了一惊,心下狐疑,面上却不动声色,给紫玉使了个眼色,紫玉给传话的婆子打赏了几块碎银子打发她走了。

角门外头,一个穿着湛蓝色粗布衣衫,容貌清秀的女子正等在那,见谢扶摇出来,似水的眸子闪了闪,试探的喊了一声:“八小姐?”

谢扶摇点点头:“是我,你是云儿?”

云儿眼中先是一阵惊喜,接着竟哽咽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子掉下来,冲着谢扶摇扑通跪下了:“云儿多谢小姐救我出那虎狼之地,恩同再造,云儿没齿难忘!”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云儿是怎么出来的?

谢扶摇站在原地,她没见过云儿,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找了个人冒充云儿坑她,可看眼前这姑娘声泪俱下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的。

很快这个疑问也有了答案,墙角处走出来一个人,长身玉立,风流潇洒,眉宇间那股玩世不恭的神色除了卫景曜还能是谁。

“王爷?”

见到他,谢扶摇一时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刚想离人家远点,人家就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人情是欠下了,不还不行,这离他远点的想法又不得行了。

“既然人已经送到了,本王就先告辞。”卫景曜扫了她一眼,收了折扇,负手转身欲走。

谢扶摇心里一动,追上前两步喊道:“王爷请留步!”

卫景曜捏着折扇的手紧了紧,脚下顺从的停了脚步。

谢扶摇吩咐紫玉带着云儿先回去,自己则上前问道:“王爷为何要帮我?”

“本王高兴。”

他说的如此堂而皇之,谢扶摇措手不及,她想过无数答案,卫景曜可能是冲着父亲的兵权来的,甚至想过紫玉所说的那样,却没想到卫景曜是这样一个答案。

还真符合他的性子啊,如此随性而为。

当然她是不会傻到相信这句话的。

“太子不会这么轻易就放人吧?王爷付出了什么代价?”知道价码,日后如何还人情也好有个数。

卫景曜摇摇扇子,一副无所谓的口气:“也没什么,一个账本换一个人,是个划算买卖。”

谢扶摇惊的瞪大了眼珠子,他拿账本去换的云儿?

如果她没记错,这个账本后来成了掰倒太子的重要证据。

而且当初账本丢了,太子不惜动用人力漏夜追杀,逼的他躲进自己屋里,如今就为了一个云儿,卫景曜就这么送到了太子手上了?这岂不是让太子有所防备?

她惊道:“那账本对王爷来说极其重要,王爷就这么送还给太子,是否有失妥当?”

卫景曜勾起唇角,笑的邪气冲天的:“本王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非但不道谢,反而还责怪起本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