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21章 还你铺子

两人就进了花园里,找了处亭子坐下了。

袁筝开开门见山的说道:“前儿你同我提过铺子的事儿,从前你母亲留下的铺子虽说写在你的名下,可我想着你年纪还小,也做不来这些事,到底你母亲留给你的东西也不好荒废了,便一直帮你打理着。”

谢扶摇听着她堂而皇之的把霸占了自己铺子说成是好心帮自己打理,心中不住冷笑,面上却依旧淡淡的,“这些年也多谢大伯母费心了。”

接下来便不再言语,她倒要看看袁筝要唱什么戏。

袁筝从前是很了解她的,这傻子是个有什么想法一应写在脸上的,心思十分的好猜,如今袁筝却有些看不懂她了。

“如今你也不小了,我想着你前儿也同我提到过家中的铺子都是我管着,不如就给你一间,把心草堂给你打理着,也好学学怎么管铺子。”

明明本来就是属于她自己的铺子,如今却被袁筝说的好像是她大恩大德,赏给她一间似的。真是时刻不忘了抬高自己。

心草堂是京城鸿福街上的草药铺子,药铺不比绸庄田庄之流的来钱快好打理,谁没事天天生病,没病谁去买药。

草铺里还常年养着大夫,这人情往来的除了开销也费心思,又不捞好处,要是铺子里的大夫哪天一不高兴不干走人了,还要重新找人,桩桩件件的都是麻烦事。

这么看来,难怪袁筝忽然好心要还给她一间铺子。

这哪里是好心,分明就是想要等着看她笑话吧。千军万马她都管的,一间铺子又算什么。

这本来就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谢扶摇哪有不要的道理?

当下她笑道:“伯母说得对,您终究费心了这些年,如今是时候歇歇了,那不如就把其他的铺子也一并……”

她还没说完,袁筝就变了脸色,阴沉沉的道:“你这孩子怎么越发不懂规矩了,不说谢谢也就罢了,还要觊觎其他的,哪有这样的道理?”

从小谢扶摇就受袁筝教导,她一沉了脸色,谢扶摇就会害怕服软,如今她还想继续用这招吓唬谢扶摇,可惜不顶用了。

“哦?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还要同人说谢谢?便是大伯母觉得您这些年帮忙打理出了不少力该得我一声谢,那请问大伯母,是我请您帮忙了还是我逼着您帮忙了?至于觊觎,这更不知从何说起,这不本来就是我娘留给我的么?也不知道是谁真的在觊觎。”

谢扶摇一番话说的是有理有据,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堵的袁筝是无话可说,脸色难看至极,完全不知道谢扶摇为什么就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不过谢还是要谢的,大伯母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也是费了不少心思,这个是有目共睹的。侄女在这里谢过大伯母和三姐姐常年来的关照了。”

谢你将我养的成了个不知礼数声名尽毁跋扈小姐,谢你女儿夺了我男人和我性命。

她眼中迸射出阴狠的神色,恨意如同利刃一样仿佛能将袁筝刺成筛子。

一瞬间袁筝被她的眼神吓到了,只觉得脊背凉飕飕的,她到底哪来的这种气势,这么吓人。

可很快,谢扶摇便收敛了情绪,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袁筝再看,谢扶摇还是那个神色淡淡的样子,她只能以为自己看错了。

袁筝不想和谢扶摇多待,借口还有事走了。

紫玉跟着谢扶摇从花园出来,忍不住道:“大夫人掌控了咱们夫人的铺子这么多年,忽然还给小姐,奴婢总觉得不对劲。”

谢扶摇看看天,“连你都觉得不对劲了。”

天色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四周起了风,原本还宁静的花园这会到处都是树叶摩挲的沙沙声,不再平静。

“小姐,看这天色快下雨了,我们快些回去吧。”

谢扶摇没说什么,当晚下了一场雨,倒也不大,只是淅淅沥沥下了一夜,空气里潮乎乎的都是湿气,到处弥漫着一股雨后湿润泥土的味道。

一场秋雨一场寒,清晨谢扶摇去给何氏请安的时候就在褙子外头加了个马甲,抵御一下雨后的寒意,热了也能脱下来。

从何氏那出来,谢扶摇没有回明心苑,直接出了门,直奔心草堂去。

昨儿她想了一夜,总觉得不妥,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妥,还是要亲自去看看才能彻底放心。

有了上回出门的经历,这回谢扶摇乘了马车出门,马车到了铺子门口停下,还没进门就感受到里头一阵愁云惨雾的。

谢扶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猜的没错,果然袁筝肯让出铺子是事出有因。

只是生意惨淡还不至于让她吐口,定然是袁筝解决不了的问题,不消说肯定是棘手的事儿。

左右已经到了这儿,多想无益,谢扶摇领着紫玉进了铺子。

掌柜姓庞,人如其名胖胖的,看着面相十分和善,只一双小眼睛里露着生意人才有的精明,这会儿脸上也是一片惨淡的神色。

见有人进来,庞掌柜大概也没想到这时候还有客人上门,愣了一下。

紫玉上前说明了自家小姐的身份,庞掌柜才堪堪堆出一脸笑来。

“原是少东家来了,先头谢大夫人说过这事儿,只是没想到少东家来的这样快……”

他欲言又止,谢扶摇瞧了一圈,这里人人脸上无光,后堂还传来叹气声,她听得出来,分明是听见她来了才叹气的。

“庞掌柜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我与我家大夫人不同,咱们都是自己人,说话直一些也无妨。”

她故意称呼袁筝大夫人而不是大伯母,庞掌柜何等人精,听出来这就是两人私下里不和的意思。

做掌柜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同袁筝打交道一个路子,如今换了个管事的,又免不了要换个路子。

谢扶摇一直声名在外,此时又说让他有话直说,庞掌柜不由得心中大摇其头,怕是这个深宅子里出来的姐儿也是解决不了这桩事了的。

他心中失望,言语上就有些没客气:“少东家,不瞒你说,这铺子上出了一桩事,大夫人都摆不平,如今这当口儿让你来接手铺子,八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