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2章 漏夜相见

“叩叩——”

叩门声响起的时候,谢扶摇骤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猎猎风声带着血腥味儿,让她的冷汗濡湿了整个后背,额上也是汗意涔涔。

可眼前哪有什么血肉横飞,分明是她既熟悉又陌生的闺房,旁边小桌上燃着茉莉香,窗外偶有鸟虫鸣叫。

一切都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可她明明已经被凌迟处死,刀锋过肉的痛苦分明还在记忆中,眼下这是……没死吗?

谢扶摇赤脚跳下床奔到妆台前,却瞬间愣住了。

镜子里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肌肤胜雪桃腮带笑,樱口贝齿如珠如玉,一双美目顾盼之际如春水兴波,灵动中自有勾魂摄魄之态。

这分明……是十五岁时的她自己!

谢扶摇死死地掐着手掌心,那剧痛昭示着,这不是梦。

苍天有眼,竟当真让她重回到了十年前!

这一世,她负尽天下也不负自己,定要为自己前世的遭遇讨回公道!

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而入,谢扶摇回头,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小八,你可算醒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谢雨柔,大房嫡女,她的三堂姐。

谢扶摇的父亲常年驻守边疆,母亲早逝,要不是仗着自己手里还有母亲留下的嫁妆做私房钱支配,只怕是在这府里的日子更加不好过。

整个谢府就只有谢雨柔对她还不错,可谢雨柔此人善于伪装,前世的时候谢扶摇傻乎乎的看不清她的真面目,经常干一些被她卖了还替她数钱的傻事。

可如今看来,这面上的关切掩盖不住眸子里的虚伪,她前世到底是怎么才会傻到相信对方的?

谢扶摇死死地攥着掌心,压下心中的恨意,深吸一口气,才回眸假装惊喜的问道:“三姐姐,你怎么来了?”

谢雨柔佯装生气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没事姐姐就不能来看看你了?你膝盖可好了?”

她一提,谢扶摇才发觉自己膝盖这会儿还有些胀痛,前世发生太多事,时间过去太久,她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劳烦姐姐关心,已经好多了。”

“这便好。其实今天姐姐来,还真的有事要跟你说。”谢雨柔神秘兮兮的从袖子里摸出一个信封来递给她。

看到这个信封,谢扶摇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信上说要她今夜子时前去后街,有要事相商,没有落款。谢雨柔说信是卫峥着人送来的。

前世她傻,也没想过卫峥一个皇子要见她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来见,非要偷偷摸摸写封信让她漏夜前去,她便去了,不想卫峥没见着,倒是见着有名的花花公子刘石庆,当场被二房夫人抓个正着,又把这封信搜了去,她百口莫辩。

眼看着事情就要闹大,还是大房听说了消息赶过来替她解了围,又好心告诉她二房图谋不轨想要侵吞她母亲的嫁妆,不如交给大伯母保管,她又信了,从此连母亲留下的嫁妆都丢了。

一切都和前世的时候一模一样,谢扶摇妙目中闪过精光,对上谢雨柔却又是一脸天真的模样:“好姐姐,子时太晚了,我一个人害怕,不如你陪我一起去好吗?”

谢雨柔可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愣了一下,不过她怎么可能答应,当下便拒绝了:“这怎么能行,六皇子只说要见你,可不是要见我,我若去了,可要被人六皇子说我这个做姐姐的没脸没皮。”

“好姐姐,你就陪我去嘛!不消多,只消送我出了门你马上就回来,这样可行?”

谢扶摇一遍遍哀求,终于磨的谢雨柔架不住,只得同意。

等谢雨柔走了,谢扶摇恢复了一脸冷漠,唤了贴身侍女紫玉过来,如此这般吩咐了一番。

她揉揉膝盖,之前因为一点小错误被刻薄的二婶罚跪祠堂,又累又饿跪晕了过去,这会儿膝盖还肿着呢,不过到晚上应该能行动自如了。

夜幕降临,子时很快到了,谢扶摇梳了双丫髻,去大房院子外头学着猫儿叫了三声,很快就听到响动,谢雨柔出来了。

两个人都没有掌灯,黑暗中谢雨柔也看不清她的打扮,只是太黑太静也觉得心中不安,为了让谢扶摇上钩却又不得不忍着,口气中便略有不耐:“时辰不早了,我们快些走。”

从谢府后角门出去,便是一条狭长的小巷子,拐过巷子就是后街,倒也不远。

刚出了角门,谢雨柔就想往回走,被谢扶摇一把拉住:“别!姐姐,我怕!”

“有六皇子在,你怕什么?我且先回去了。”

“不要……姐姐就好人做到底,送我过去后街吧好不好?”

她死抓着谢雨柔不放,生拉硬拽拖着她走,谢雨柔心中有气,面上却没明着说出来,生生被她拖出去老长一段路。

眼瞅着就到了拐角处,谢雨柔知道不能再往前走了,便用力挣脱了谢扶摇,不料谢扶摇却忽然指着她身后喊了一声:“姐姐你看那是什么!”

这一声在这寂静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谢雨柔被吓了一跳,忍不住朝后看去,可背后哪有什么,方知上当,再回头竟然已经没有了谢扶摇的影子!

这下谢雨柔慌了,这条巷子前前后后一眼望到头,她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

惊恐迅速爬满她心头,正在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背后忽然上来一个人将她一把抱住,还极其猥琐的在她脖颈上嗅了一口:“小美人,可想死大爷我了!”

谢雨柔吓得尖叫出声,这分明就是那个刘石庆的声音!她顿时知道自己上当了,急忙挣扎,可哪争得过一个大男人的力量。

紧接着,二房吴珊带着人赶到了,一发现他们马上就指挥人将他们拿下。

吴珊本就刻薄,这会儿嘴里更加脏字连篇,闹腾了半天抓人的小厮骤然发现,这哪里是八小姐,这分明是三小姐!

吴珊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来这里抓谢扶摇的好事吗?怎么谢雨柔自己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