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18章 遇到流氓

她问的是华锦素留下的铺子,谢扶摇想都没想就拒绝:“如今铺子是大伯母打理,我若是去查,岂不是打草惊蛇?”

紫玉想想觉得也是,咬着嘴唇道:“我们问了这许多人,都说这药没问题。依奴婢看,这药不是真的没问题,就是背后之人心思歹毒。”

街上人来人往的,谢扶摇站在那,她倒是想相信这个方子没有问题的,可潜意识里也知道不可能,有这个让她从此一病不起的机会,背后之人不会轻易放过的。

就像当年娘亲一样。

紫玉看着她显瘦的身量站在那,竟有几分孤寂的味道,不禁心疼自家小姐。

“如果老爷在家就好了,出了这样的事,也有老爷做主。”

她的话拉回了谢扶摇的思绪,且不说父亲要年底才能回来,就算回来了,她也不打算劳动父亲替自己做主。

前世父亲为了她而死,这一世换她来保护父亲了。

“时候不早了,找地方吃点东西去。”

背后动手脚之人,她真拿不准是不是袁筝做的,给自己看病这事前前后后都是袁筝一手操持,她确实不会这么轻易把自己陷入嫌疑的泥潭里。

却也可以利用灯下黑,让所有人都觉得不是她做的,却偏偏就是她做的。

娘亲的事过去太久,无从查起,自己的事也没有证据,谢扶摇想的头痛,再加上秋老虎发威,鼻尖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汗。

她容貌本就秾丽中带着清纯,端庄里带着妩媚,十五岁的年纪上,正是从小女孩长成少女的时候,身段也略略长开了,背后看去倒是十分窈窕。

因为热,出门又忘记了带团扇,她拿手在面前扇动了几下,并不能解暑,只是这动作却又几分娇俏可爱,落在有心人眼里,自有那么些别样的意味。

远处有几个男人正眯着眼睛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她。

谢扶摇随意挑了个茶肆坐下了,紫玉愣了一下,从前谢扶摇矫情的很,出门吃东西定然是要选上好的酒楼,还得要雅间,这种茶肆在她看来那就是又脏又乱,只有那些粗人才会来这种地方。

如今她竟自己坐下了?

不过这阵子谢扶摇变化不少,紫玉也只是愣了一下便作罢,并未多想。

只是从前的谢扶摇什么没见过,死人堆里就着血腥味啃馒头的事儿都经历过,这茶肆倒也精致,也能看看路上人来人往的,有烟火气儿。

两人要了一壶茶,又要了几碟小点心垫肚子,只是不知为何茶肆的人却在两人坐下不久后一个接一个都离开了,速度之快让谢扶摇觉得奇怪。

但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前世常年的军营生活,让她对身边的危险信号有一种特殊的敏感,背后有人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自己背上,谢扶摇极其不舒服。

她猛然回头,那几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已经将她主仆二人给围起来了。

这几个乃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恶霸,做事没什么底线的,难怪茶肆的人一个个都跑了,原是见这几个恶霸过来了。

“哟,谁家的小娘子这么漂亮,这大热天的,呆在这破茶肆多难受啊,叫声哥哥来听听,哥哥带你去大馆子吃好的去!”

这几人浑身上下一股子猥琐气,说话吐舌头歪嘴的,看着就让人生厌。

紫玉从没遇到过这种事,这会儿吓得身上发抖,却强装镇定拦在谢扶摇身前大声道:“你们想干什么?滚开!”

可声音虽大,却明显发抖。

这更惹得一帮流氓笑出声来。

谢扶摇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几个流氓她还不放在眼里,轻轻拍了拍紫玉的肩,冷眼盯着为首的那个,沉着声音冷冷道:“趁早自己滚,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是曾经统御千军万马的人,此时气势勃发,不容小觑。

那几个流氓对上谢扶摇的眼睛,就像看见了狩猎中的母狮子,目光里透着阴寒危险,一时间竟被镇住了。

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此时被一个小姑娘给吓着,当真是难以接受。

又看谢扶摇穿的不算太好,身边只跟着一个小丫鬟,出门也没有马车,还跑来这种路边的茶肆吃茶,他们认定了谢扶摇不是什么他们惹不起的大户人家,这才敢上前来招惹。

为首一人回过神来,想找回面子,狞笑一声道:“哟,小娘子脾气不小啊,呛口小辣椒,哥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另一人也跟着附和道:“可不嘛,咱们哥几个还没尝过小辣椒的滋味呢,小娘子今儿不如就圆了哥几个的心愿如何?”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污言秽语,紫玉听着实在是不像话,心里又害怕,眼看着这群人凑上前来了,她不停的往后躲。

这些话对谢扶摇这个男人堆里出来的人刺激倒是不大,可听着也脏耳朵,她捏着茶杯的手紧了紧,目光更加寒了几分,声音有些阴冷:“我再说一遍,趁早滚!”

前世她磨练出来了,一个打十个也无所畏惧,只是如今这娇小姐的身子,谢扶摇自己也吃不准动起手来她有几分胜算。

硬来怕是不行的,那就只能打碎茶具,把碎片当飞镖用了,起码可以保证他们无法近身。

几个人嘴里不干不净,越靠越近,紫玉抖得厉害,谢扶摇抓紧茶杯,已经打算砸碎扔出去了,这个时候却陡然听见有人喊道:“一群胆大妄为的东西,光天化日之下,是想找死吗?”

明明是有人出手相助,谢扶摇非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手上一紧,险些把茶杯真的砸碎。

她不用看都知道这声音是谁的。

虽说这次见面并不是她同卫峥的第一次见面,却是这辈子的第一次见面。

几个流氓在这一带横行惯了,几时有人胆敢管他们的闲时,一听有人强出头,顿时咬牙切齿:“哪来的臭小子多管闲事,爷儿看你才是找死!”

卫峥折扇轻摇,一手负于身后,身穿锦袍,神采英拔:“知道这位姑娘是谁吗?就敢这般调戏人家,得罪了她背后的家族,你们一个个都活不了。”

几个流氓对视了一眼,这管闲事的男人看着倒不简单,可这小娘子却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什么身份的,弄不好这人和他们一样是看人家好对付,起了歪心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