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魔婿

最强魔婿

更新时间:2021-07-27 22:21:37

最新章节: 十五年后。夜风瑟瑟,宫灯摇曳。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来人微抬俏颜,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焦急。脖子上带的几星乳白色璎珞,将一头云丝衬托的乌碧亮泽。“紫玉姑姑,母后她怎么样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扶摇的长女明姬公主。“公主,这大晚上的您怎么跑来了。”紫玉急忙迎了上来,

第1章 含冤而死

“你还是不肯招么?”

身着红衣的大太监站在幽暗的地牢之中,嫌恶的盯着地上的那个勉强能辨认出人形的女子。

那女子以诡异的姿势趴在地上,衣衫褴褛浑身血污,唯有那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告诉、卫峥,我……不曾通敌叛国!”

重刑之后,谢扶摇每说一个字,都仿佛有刀在割喉咙,然而话中气势,仍依稀可见往日谢家军统帅的风采。

与北伊一战打败,致使十万忠魂埋骨,身为主帅,这个罪过她可以扛。可通敌叛国之事,她没有做过,谢家军更不能背负这个罪名。

便是死,她也不能认!

接连问了十数日都是这结果,那太监也烦了,挥手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杂家不客气了,来人——”

话没说完,却被人打断了:“皇后娘娘千岁!”

皇后?

有脚步声传来,狱卒犯人跪了一地,谢扶摇恍惚中抬眼,却骤然闪过卫峥当日的承诺。

“扶摇,待你得胜归来,朕便封你为皇后。”

可她大败于北伊,下狱受百般酷刑,而卫峥非但没有来见她一次,竟连皇后都选好了?!

一双绣花鞋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上绣着描金的凤凰,硕大的东珠镶嵌其间,将这囚牢里都衬的明亮了几分。

在往上看,则是一袭红衣拽地,金线绣着展翅的凤凰,头戴金冠,眉间一点大红色的凤翎花钿,比这牢里的血色更加妖艳几分。

是她是三堂姐,谢雨柔。

“小八,你若肯听姐姐的话早些松口,也就不用受这许多皮肉之苦了。只要你承认自己通敌叛国,我便向陛下求情,饶你一命,如何?”

她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和煦,眸中却满是狠厉阴冷的神情。

谢扶摇艰难的抬眼,脑子已经有些木了,却还记得辩驳:“谢家军不曾通敌叛国,我,也没有!”

谢家军是父亲毕生心血,死前亲手交到了她的手中。这支部队与她一样,可以死在战场上,但不能死在污名中!

见她冥顽不灵,谢雨柔低下头来,捏住她的下巴,散漫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尖锐的指甲刺入她的伤口,谢扶摇闷哼出声,双眸放大时,却骤然看清楚了她头上的凤冠。

那一根名为理智的弦也后知后觉的续上。

“皇后……是你?!”

早在入狱之时,她便知道自己被人做局陷害,也知晓卫峥怕是表里不一。可她没想到,做了皇后的人,竟然是她最亲近的三堂姐,谢雨柔!

看清她的神色和不可置信的模样,谢雨柔满意的很,松开她的下巴,拿出帕子嫌恶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是我啊,妹妹。”

“卫峥呢?”

谢扶摇死死地盯着眼前女子,咬牙道:“我要见他!”

到底是曾经做过三军主帅,便是这般境地,依旧气势骇人。

谢雨柔被她要吃人的目光吓得后退几步,反应过来后,愤恨的抄起鞭子抽在了她的身上,恶狠狠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直呼皇上的名字?”

鞭子是特质钢鞭,上面布满细细密密的小刺,抽到人身上,瞬间就带出血肉来。

烙铁钢钉老虎凳,如今又添鞭刑,碎肉鲜血飞溅,在地上蜿蜒出道道细线,饶是谢扶摇性情坚毅,也不由得蜷缩痛哼。

这痛苦的模样取悦了谢雨柔,她随手将鞭子扔在一旁,抬脚踩住那一双被拔了指甲血肉模糊的手,一刀刀的拿话戳谢扶摇的心:“再说了,堂堂西齐皇帝怎么会见一个整日混迹男人堆里的女子?他说过,碰你一下都嫌脏!”

通身的剧痛让谢扶摇有些不清醒,这话更如同一记重锤敲下,敲的她脑子里嗡嗡作响:“你说什么?”

她十五岁心悦卫峥,十七岁为他卸下红妆披上铠甲。之后南征北战,为他平定天下,到最后,就换来一句碰她一下都嫌脏?

“也罢,让你死个明白也无妨。”

谢雨柔嘲讽的扬起唇角:“你真当皇上喜欢你么?若非你父亲手中的谢家军,为了你这颗善用兵布局的脑子,他才不会多看你一眼呢。皇上这些年与你虚与委蛇,每每都几欲作呕。好在皇上现在终于要解脱了,为了甩掉你这个包袱,他不惜让人将布阵图拱手让与北伊,又让我模仿你的笔迹伪造了你与北伊王的书信往来。现下这通敌叛国的证据已经传遍三军,所有人都视你为妖孽,皇上已经下旨,明天就将你处死,稳定军心!”

“你们!”

自下狱之后再回想,她便知道必然有人从中做鬼,不然与北伊一战怎会落败?

可她没有想到,竟是卫峥为了除掉自己,不惜自毁长城做出这等蠢事!

谢扶摇只觉得浑身的血都涌向心口处,堵的她一口气上不来,张口呕出一大口血,眼前更是一阵阵发黑,看不清东西。

她死死盯着谢雨柔,恨不能将对方千刀万剐:“为什么……”

谢雨柔神情阴狠,踩着她双手的力道更重几分,盯着谢扶摇痛苦的表情,一字一顿道:“好妹妹,你说为什么?身为谢国公嫡长女,分明我才是万千宠爱集一身,偏偏因着你那个武夫爹,害得我处处被你压过一头!哪怕到了如今,皇上还对你留了一分怜惜!”

她说到这儿,又想到了什么,诡异的笑道:“可惜啊,姐姐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背着通敌叛国的骂名而死,与你们父女的谢家军一同遗臭万年,这个死法,妹妹还满意么?”

“谢、雨、柔,你不得好死!”

谢扶摇咬紧牙关,声音里的恨意似是刀子,脸上的伤口裂开,滴下的血像极了血泪。

“可是现在,不得好死的人,是妹妹你呀。”

谢雨柔低低的笑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嫌恶的将绣花鞋上沾染的鲜血蹭在一旁的稻草上,这才俯下身来,在谢扶摇耳边轻声道:“你通敌叛国,致使十万将士葬身战场,皇上说了,明日要将你拖到校场凌迟,届时文武百官数千将士围观,想想就让人痛快呢!八妹放心,明日行刑,我会记得叫人捡了你的尸骨,喂、狗、用!”

说完,她直起身来扬长而去,只留下身后的谢扶摇目眦欲裂。

一身红衣如血刺的谢扶摇眼睛生疼,一路疼到了心底,肉体上层层叠叠的伤都比不上心里刀绞一样的痛来的让人难以承受。

死的那日,头顶上大日头刺的人睁不开眼睛。刽子手刀法精准,三千六百刀分毫未差,谢扶摇被灌了参汤,吊着最后一口气不肯闭眼,目光自那些围观她受刑的将士身上一一扫过。

那些将士,皆非谢家军。

世上,已无谢家军。

士兵们带着快意和扭曲的声音齐齐高喊:“除妖孽,定军心!除妖孽,慰忠魂!”

谢扶摇低低的笑了出声,似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既然大家都骂她是妖孽,那么若有来生,她便做一个真正的妖孽好了。

红颜祸水祸国殃民,让这些害了她的人,全都不得好死!